海航降槓桿:159億港元賣地 內部啟動更多自救行動

  海航降槓桿:159億港元賣地 內部“健身瘦身”

  陳姍姍

  海航集團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不過這一次的航程可能會比以往更顛簸。

  2月13日上午,海航集團旗下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國際建投(00687.HK)發布公告稱,公司擬通過轉讓旗下基金股權的方式,將此前在香港啟德區拿下的6565號地塊和6562號地塊,作價159.59億港元出售給香港恆基兆業地產(00012.HK),預期出售事項於2月14日完成。

  此時已臨近中國農曆新年,而海航集團內部,卻啟動了更多的自救行動。

  “雖然海航已經沖入世界 500 強的前100強,但我們無論是機制上、管理上、行動上還是思想準備上斱存在不足。”在近期的一次內部講話中,海航集團董事長王健說,“現在也是清理整頓的好時機,我們在線作業,邊工作、邊清理、邊整頓、邊瘦身。”

  資產出售和減持

  海航此次將2016年末剛收入囊中的兩個地塊出售給了恆基兆業。

  2016年11月2日,海航集團旗下的香港海島建設地產有限公司,以88.37億港元拿下九龍啟德第1K區3號地塊(第6565號),用途為非工業(不包括辦公室、倉庫、酒店及加油站),使用年限為50年;12月19日,海航實業又以54.12億港元拿下九龍啟德第1L區3號地塊(第6562號),用途為住宅用地,摺合樓面地價為117599港元/平方米,當時再創區域新高。

  海航為買下上述兩地塊總計斥資約142.49億港元,而此次近160億港元的出售價格,較購買時溢價約12%。

  對於此次地塊出售,香港國際建投董事會副主席劉軍春表示:“恆基兆業是香港本地的地產龍頭企業,相信恆基兆業參与啟德區域的地產開發,能夠提升啟德區域開發水平,帶動我們旗下6563和6564地塊的價值提升,另外,本次交易可以讓香港國際建投前期投資的基金提前回籠資金,有利於公司更好地集中6563、6564地塊以及其他業務的發展。”

  劉軍春所指的6563、6564地塊,是海航在2016到2017年間的五個月內,在香港拿下的四個地塊中的另外兩塊,海航總共為這四塊土地耗資272億港元。過去一年中,為這四宗地皮的支付與開發尋求各種融資方式,也是海航系在香港的一項重要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月底,海航集團旗下子公司剛剛宣布,將位於澳大利亞悉尼的One York寫字樓項目,以2.05億澳元(約合人民幣10.49億元)出售,出售完成后獲得收益約88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4.5億元)。這是當時處於風口浪尖的海航集團,確認出售的第一筆海外地產項目。

  海航集團首席執行官譚向東去年底曾表示,集團正在考慮出售資產,包括紐約、悉尼、中國香港等地的部分房地產項目。

  除了出售地產項目,進入2月後,德意志銀行也發布公告稱,海航集團對其的持股比例從9.9%降至9.2%,其中4.3%為直接持股,4.9%為通過金融工具間接持有。

  海航是從2017年2月中旬開始,通過旗下的奧地利資管公司C-Quadrat Investment AG入股德銀的,當時取得了3.04%的投票權,賬麵價值約7.5億歐元。一個月後,海航進一步增持至4.76%,2017年5月2日,海外監管文件显示,海航已持股德銀9.90%,成為德銀的第一大股東。

  而對於此次減持,海航方面發表聲明表示,海航將繼續在德銀承擔重要投資者的角色,此次對持股比例的調整與“長期融資結構”有關,可能暫時對投票權產生影響。

  內部“健身瘦身”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出售香港兩地塊和減持德銀,是在海航集團剛剛與中信銀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之後。

  2月9日,中信銀行決定對海航集團戰略授信200億元,並量身定製綜合金融服務方案,這也是進入2018年第一家對海航伸出援手的國內銀行。

中信與海航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圖片來源:海航官網) 中信與海航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圖片來源:海航官網)

  而在中信之前,海航集團曾表示已獲得各大金融機構授信總額超過8000億元,還有3100億元授信未被使用。

  “不管與中信銀行新簽署的授信是否能夠真正立刻使用,以及如何使用,這次的簽約都可以算是雪中送炭,至少表明對海航處理流動性問題的一種信心。”一位行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而這種問題的最終解決,仍取決於海航的融資能力及資產變現速度。在當前中國經濟的去槓桿進程中,任何銀行的授信支持,都會更為嚴格地監管使用方向,在“收縮”的前提下用於債務周轉,防止引發更大的風險。

  對海航“雪中送炭”的,還有地方政府。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在海航高層與中信銀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那一周,海南省的常務副省長也一同赴京。今年正值海南即將迎來建省30周年之際,省政府也一直在與海航探討如何走出危機,辦法中甚至包含了“寄存千億資產”的可能。

  除了海南省政府,代表天津市政府參与海航旗下天津航空組建的天津保稅區,近日也拿出了4億元對天津航空進行增資,相當於給出了4億元的“無息貸款”。

  而在海航集團內部,一場名為“健身瘦身”的自救行動也已啟動。成立不到一年的新傳媒產業集團被併入科技集團,其他各產業集團也分別制定了各自的瘦身健身方案,控制人員引進,加強精細化管理,加快清理與主業相關不大、規模小又不盈利的企業。

  事實上,這並非海航第一次“自救”。2011年,海航曾在一輪收購、兼并、擴張后,啟動了“關停並轉”的內部調整:區域總部陸續被撤銷,八大業務板塊也被精簡至五個,260家缺乏盈利且不具備戰略意義的小企業被關停。

  只不過,如今海航集團的資產規模已比7年前大得多:2010年12月,集團資產規模為2014.62億元,收入647億元;截至2017年底,集團總資產1.5萬億元,總收入近7000億元。

  資產規模的迅速膨脹,與過去兩年來停不下的海外收購不無關係。在定下了進入世界 100 強甚至10強的目標后,Swissport地面服務公司、維珍澳洲航空、瑞士Gategroup航食集團、英邁、希爾頓、德意志銀行,以及歐美的很多地產項目,就陸續成為海航的投資標的。

  根據海航披露的數據,截至 2018年1月24日,海航在境外上市公司股權投資的浮盈總額4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約287億元。

  “海航當時看中的應該是海外資本、資產價格雙降,企業估值較低,那時候儘快出手,未來單純依靠資產升值獲得的投資浮盈也是可期的。這其實也是部分中國企業共同的擴張模式,以企業規模的快速增長來撬動資金,又以新的資金繼續舉債收購,而當宏觀大勢或金融政策突變時,大步向前帶來的人才、資金、管理隱患,就可能被放大凸顯。”上述行業內人士指出,“海航拿下的海外資產質量大多還是不錯的,而且基本與其產業鏈上下游相關,但要期待協同效應產生自身的造血功能,還需要時間。”

  海航並非對此沒有認知。比如從去年開始,作為集團旗下重要“造血機器”的航旅板塊,就在進行大規模的管理架構調整,強調推進航空與酒店、食品、旅遊,以及國內外資產和不同業態的協同,不過目前尚未實現完全的資源聚合及全球聯動。

  自1月10日起臨時停牌的海航控股(600221.SH)則於2月10日發布進一步停牌公告,稱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擬購買的標的資產預計涉及航空主業、維修、飛行訓練、酒店等與主營業務緊密相關的資產。

責任編輯:李堅 SF163

推薦閱讀: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