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新增貸款創新高 嚴監管下錶外融資需求向表內遷徙

  1月份新增貸款創新高 嚴監管下錶外融資需求向表內遷徙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記者孟揚

  新年伊始信貸額度充足,為信貸數據反彈打開了空間。央行最新公布的金融統計數據显示,2018年1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2.9萬億元,同比多增8670億元;當月人民幣存款增加3.86萬億元,同比多增2.38萬億元。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3.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6367億元。

  “1月份人民幣新增貸款較2017年12月份大幅提升,遠高於市場預期的兩萬億元,創有歷史記錄以來新高。從整體來看,數據表明銀行正‘回歸本源’。在‘影子銀行’受到監管抑制的背景下,貸款占社會融資的比例正變得越來越高。”恆豐銀行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蔡浩認為。

  監管促進融資渠道大挪移

  央行數據显示,1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23.03萬億元,同比增長13.2%,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個和0.6個百分點。

  “新增貸款放量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是銀行出於‘早投放、早收益’考慮,年初信貸投放規模較大;其次是近期金融去槓桿,表外融資項目迴流表內,銀行加大了對企業客戶的投放力度;再次是去年末銀行貸款額度緊張,從短期平穩貸款利率漲幅的考慮出發,監管加大了1月份貸款額度配給。”華泰證券銀行業分析師沈娟認為。

  在貸款規模創新高的同時,新增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大幅縮水。1月份新增社會融資規模僅3.06萬億元,較2017年同期的3.70萬億元減少6367億元。其中,當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2.69萬億元,同比多增3717億元。

  “這反映出在監管政策趨嚴的影響下,表外融資需求正大規模向表內遷移。”興業研究公司研究員郭於瑋認為,從新增人民幣貸款占社融的比例來看,2017年這一比例始終徘徊在75%以下。到2018年1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占社融的比例一躍上升至88%的高位。

  同時,從表外融資來看,監管政策趨嚴使1月份委託貸款與信託貸款規模收縮較大,委託貸款減少714億元,同比多減3850億元;信託貸款增加455億元,同比少增2720億元。

  2017年12月22日,銀監會發布《關於規範銀信類業務的通知》,將銀信類業務的定義擴大到表內外資金和收益權,不允許通過信託通道規避監管指標。2018年1月5日,銀監會發布了《商業銀行委託貸款管理辦法》,要求信貸資金和資管資金不得參与“委託貸款”業務,委託貸款資金不得投資資管產品,不得投向禁止領域。

  “新增委託貸款較上月由正轉負,新增信託貸款較前值大幅下降,這與銀監會針對委託貸款和信託貸款監管政策密切相關,此外,‘影子銀行’業務在監管新規下收縮明顯。”蔡浩表示。

  採訪中,業內專家普遍認為,金融去槓桿將繼續維持高壓態勢,銀行表外融資增速持續低於表內信貸增速將是常態,非標轉貸也將會持續。

  居民房貸需求仍旺盛

  從新增貸款的結構來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9016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3106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5910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1.78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3750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33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347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862億元。

  “在嚴控居民消費貸流入房地產領域的背景下,居民短期貸款規模仍然高企,反映了消費貸款需求的旺盛。數據显示,2017年12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達122.6,是1994年以來的次高水平。”郭於瑋告訴記者。

  蔡浩也表示,住戶貸款較前值大幅提升,其中短期貸款3106億元,創2017年3月份以來新高,居民消費貸款活動仍較活躍,在中小銀行不斷收緊消費貸的背景下,這或與部分大行推行消費貸有關。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1月份居民中長期貸款規模為5910億元,較上月提高2798億元。對此分析人士認為,2017年12月份信貸增速較低是由於銀行信貸額度不足造成的,前期積壓的房貸需求在年初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釋放。

  “住戶中長期貸款為5910億元,為近1年來最高,部分原因是2017年12月份因銀行額度用完而未能放款的需求釋放,也表明居民房貸需求仍然較為高漲。”蔡浩分析稱,非金融企業貸款1.78萬億元,短期和中長期貸款均較上月大幅攀升,其中短期貸款新增3750億元,中長期貸款新增1.33萬億元,但兩者均略不及去年同期。1月份銀行信貸額度充足,企業生產活動較為活躍,與1月份超預期的進出口數據增速相印證。

  非銀存款增長推升M2增速

  數據显示,1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72.08萬億元,同比增長8.6%,增速比上月末高0.5個百分點。

  “非銀存款大幅增長是M2同比反彈的重要原因。”郭於瑋表示,2018年1月份新增非銀存款近1.6萬億元,較上月提高約2.5萬億元。歷史數據显示,非銀存款增速與A股成交額增速密切相關。2018年1月份,A股總成交額同比增長39.0%,較上月提高53.6個百分點,帶動1月份非銀存款出現大幅增長。

  同時,財政存款高增抑制了M2的反彈幅度。1月份新增財政存款達9809億元,是2011年以來歷年1月份的最高水平。專家認為,這反映出今年1月份財政支出節奏偏慢。

  “1月份新增存款3.86萬億元,同比多增2.38萬億元。這一方面是因為春節錯位導致的企業存款少降(歷史上,春節所在月份企業存款往往大幅走低),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存款大幅增加1.59萬億元。後者的變化值得關注,該數據為此數據發布以來的歷史第三高點,而前兩次高點則發生在2015年5月和7月,即彼時股市高位暴跌前後。”蔡浩認為。

  中國民生銀行金融市場部規劃研究中心王家慶表示,從資金供給端看,1月份現金流出3991億元,加上財政存款上升9809億元,合計耗損超儲約1.38萬億元,加之居民和企業存款合計上升近9000億元,需要增加法定準備金的繳存,綜合來看,1月份超儲耗損大約在1.5萬億元左右;從央行流動性投放來看,定向降准和CRA(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大約釋放流動性2.4萬億元,公開市場操作、MLF(中期借貸便利)、PSL(抵押補充貸款)累計凈回籠6095億元,再進一步考慮到可能的外匯占款回升,1月份銀行體系的流動性仍然是有改善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近期銀行間市場流動性相對寬裕。

責任編輯:李堅 SF163

推薦閱讀: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