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曉:有關中國通脹預期必定落空 股市將重拾升勢

  哪來的通脹預期

  ⊙胡月曉

  近期經濟形勢和數據的變化,促使國際市場抬升了對美國的通脹預期,機構也因此堅定了美聯儲將加速升息的看法,全球股市由此進入劇烈調整階段。而在中國,每當經濟預期出現改善跡象時,市場也極易出現高通脹預期的苗頭,在現有賣方市場運轉體系下,不少機構出於“博眼球”等動機,會有意放大通脹的聲音。在“去槓桿”帶來的監管規範下,本已擁擠的交易通道極易受到通脹噪音的影響,致使市場波動性加大。

  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價格數據表明,中國1月CPI環比上漲0.6%,同比上漲1.5%;PPI環比上漲0.3%,同比上漲4.3%。消費價格和工業價格數據都延續了前期的回落態勢,且上漲主要受翹尾因素影響。據官方測算,在1月1.5%的CPI同比漲幅中,去年價格變動的翹尾影響約為0.9個百分點,新漲價影響約為0.6個百分點;在1月4.3%的PPI同比漲幅中,去年價格變動的翹尾影響約為4.0個百分點,新漲價影響約為0.3個百分點。依筆者之見,在中國經濟動力轉換的“底部徘徊”時期,價格平穩將是主要趨勢。在經濟結構調整時期,並不存在普遍性的產出缺口,哪裡來的通脹?雖然2月CPI或將季節性小幅回升(筆者預測為1.9),但中長期仍將延續緩慢下行態勢。與CPI短期波動表現為季節性波動不同,PPI主要體現為慣性下降,未來仍將延續小幅下降態勢。

  在經濟底部徘徊和動力轉換時期,當前通脹預期的邏輯來自於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價格的上行。現在看來,關於石油領銜的大宗商品價格走勢,由定價體系變動帶來價格變動進程已近尾聲,大宗商品價格體系將進入平衡區,油價將運行在每桶60至70美元區間,未來價格走勢(同比值)將呈平穩中下降態勢。

  美國初次申請失業金人數趨勢性下行,新增非農就業人數超預期向好,就業市場好轉意味着居民收入增長,收入增長意味着消費需求增長,消費需求增長意味着通脹抬升,通脹抬升意味着美聯儲加息等貨幣政策的收緊加速。在美國這樣的消費型經濟體里,上述經濟邏輯是運轉順暢的,因而非農就業數據成了金融和經濟的關注焦點。而我國經濟運行與西方不同的一個顯著特徵是,貨幣投放和投資擴張相互伴生,即我國的貨幣擴張從根本上沒有轉化為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而是轉化並最終被固化成了資產價格。我國的貨幣和投資間具有強相關性,而和消費間是弱相關性,這使我國的過多貨幣並不對物價構成壓力,這也是運用西方經濟學傳統理論看空中國經濟屢屢出錯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見,中國過多貨幣主要存在於資產領域,當前顯然主要固化在了房地產領域。伴隨未來樓市長效機制的建立健全和完善,樓市中的貨幣將被擠出,新的又有足夠空間的接納領域必然是資本市場,股市將承擔最重要的未來流動性分佈調整接納功能。

  因而,對中國經濟前景,平穩仍是市場預測最為顯著的特徵。筆者認為,2018年中國經濟仍在“底部徘徊”階段,但已漸現走出這個階段的某些特徵,“穩中偏升”的跡象正越來越多顯現,中國經濟的新周期將逐漸展開。主要體現就是投資將超市場預期企穩回升。如果從2012年以來的經濟“底部徘徊”的階段判斷,中國經濟已在這個階段運行了6年,從時間上看,經濟結構調整的方向和路徑已基本確立。

  就政策變化看,“去槓桿”將成為中國經濟的長期政策基石。從貨幣機制看,當前中國的貨幣投放新機制仍在轉變過程中,央行的報表結構也在轉變,直購資產越來越成為不可避免的選擇。

  2017年末以來,看好中國經濟成為海外市場的一致預期,2018年中國經濟在平穩中將延續效益改善之勢。基於此,有關中國的通脹預期必定落空,而通脹預期消退後滬深股市將重拾升勢。

  (作者系中國金融研究院〈華東師大—上海市人民政府研究發展中心〉學術專家)

責任編輯:馬龍 SF061

推薦閱讀: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