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類等貨基納入M2統計

  “寶寶類”等貨基直接納入M2統計,“監管重新審視其影響”

  記者 陳月石

  企業和個人持有的“寶寶類”等貨幣基金,將直接納入廣義貨幣(M2)的統計中。

  在2月12日公布1月金融統計數據時,央行備註稱,2018年1月,人民銀行完善貨幣供應量中貨幣市場基金部分的統計方法,用非存款機構部門持有的貨幣市場基金取代貨幣市場基金存款(含存單)。

  換句話說,在本次調整前,代表廣義流動性的M2計算的是貨幣基金對銀行的存款,記在非銀金融機構存款中,而經過此番調整,非存款機構持有的貨幣基金直接算入M2。

  這一調整的背後,則是經過短短几年的發展,貨幣基金規模不斷創下新高:根據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末,貨幣基金總規模為6.7357萬億元,占公募總規模比例為58.07%。

  “監管重新審視貨基的影響”

  央行為何要調整M2的統計範圍?

  中金公司在報告中認為,把貨幣基金算入M2是參考了美國M2的計算規則,把貨基也算作高能貨幣。但也反映了貨基規模持續升高之後,監管重新審視貨基的影響。

  廣發證券則認為,此次口徑調整意義在於將非銀行存款項目納入M2統計。

  “2008年以來中國影子銀行快速發展,非銀金融機構創造貨幣的參与程度加深,狹義M2與統計遺漏部門的分化越來越大,這種情況下,狹義M2遠不能準確反映真實的貨幣供應變動情況。這也是為何此輪金融監管整頓金融亂象、調控融資體系的同時,也極大幹擾了狹義M2增速,以致其不能確切反應真實貨幣供應總量。”廣發證券認為。

  2001年6月,央行第一次修訂貨幣供應量口徑,將證券公司客戶保證金計入M2。2002年初,央行第二次修訂貨幣供應量,將在中國的外資、合資金融機構的人民幣存款,分別計入不同層次的貨幣供應量;2006年,央行將信託投資公司和金融租賃公司的存款不計入相應層次的貨幣供應量,不過在2011年10月後再度納入統計;2011年,央行在貨幣供應量中加入了住房公積金中心存款和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

  值得一提的是,近來,不少機構都曾提出,M2統計對經濟的解釋力正在逐步降低。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就曾在報告中指出,傳統以現金、存款形式存在的貨幣不斷轉向以新型金融產品的形式存在,導致M2統計的貨幣量逐漸難以反映整體貨幣體系的變化。近幾年,銀行表外和非銀金融高速發展,理財、基金、信託、資管、互聯網金融等產品的規模增長非常迅速。而從貨幣屬性的角度來看,它們和銀行存款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從貨幣增速來看,在金融去槓桿的影響下,2016年底以來M2同比增速大幅下滑,其經濟意義已經出現了弱化。”興業研究在報告中稱。

  調整對M2增速影響有限,機構預計仍將維持低位

  從調整后的數據看,回溯調整下,統計口徑的改變本身對1月M2增速的拉動並不大,機構傾向於認為,統計方法的調整對M2增速的影響相對有限,今年M2增速仍將保持在低位。

  央行公布的數據显示,完善後,1月末M2餘額擴大1.15萬億元,去年同期M2餘額擴大8249億元,數據可比;1月末M2餘額同比增長8.6%,2017年末M2餘額同比增長8.1%。按完善前方法統計,2018年1月末M2增速為8.5%。

  非銀存款大幅增長是1月M2同比反彈的重要原因。

  數據显示,2018年1月新增非銀存款近1.6萬億,較上月提高約2.5萬億。

  “1月非銀存款的大增主要可能還是貨基規模的擴大。我們認為在金融監管高壓下,非銀存款難以持續增加,M2增速仍將維持低位。”申萬宏源認為。

  中信證券認為,向後看,考慮到基數影響,對M2增速有向上的拉動力,但信貸回落和財政支出開始加快,預計M2仍會保持在9%左右的增速區間。

責任編輯:李堅 SF163

推薦閱讀: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