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汽車高層劇變背後:兩年前同業競爭承諾埋下伏線

  福田汽車高層“劇變”背後:兩年前埋下的故事伏線

  劉曉林

  11月3日,福田汽車連發數條公告,宣布掌舵福田20多年的王金玉因病辭職,同時,控股方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也主動辭任福田董事長一職。兩個一把手同時辭職,一時間讓業界摸不着頭腦,第一反應就是順着兩個思路揣摩開來,一是北汽與福田長久的制約與反制約的關係,以及徐和誼和王金玉兩強相爭的過往;二是前景堪憂的寶沃,讓王金玉陷入被動。

  但事實是,一份兩年前簽下的已被業界遺忘的“同業競爭”承諾,早已為此次人事震動埋下伏線。2015年10月29日,福田汽車曾發布公告,在宣布啟動轎車業務的同時,就未來可能與北汽集團旗下的乘用車子公司—北汽股份產生的同業競爭問題,公布了雙方達成的協議:屆時將由北汽股份或北汽集團委託第三方收購福田轎車業務,或者收購整個福田汽車。之後,福田高調發展寶沃。關於這份承諾書並無下文。

  而今年10月16日,在香港上市近三年後,北京汽車(北汽股份香港上市公司)發布公告,宣布啟動A股上市計劃。這意味着,北汽集團將面臨着控股兩家A股上市車企,且都從事乘用車業務的局面,“上市公司福田汽車的存在,決定了只要北汽回歸A股,就必然面臨着同業競爭的問題,不解決這問題,證監會是肯定不會批A股IPO申請的。”中融創投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鶴稱。北汽股份宣布啟動A股上市后,北汽集團如何調整王金玉掌管下的福田汽車的角色,就成了最關鍵的一環。

  顯然,無論從哪個角度講,兩年前的那份協議都到了要履約的時候。選擇只有兩個,“要麼北汽股份借福田的殼上市,要麼把福田納入北汽股份新上市公司”,曹鶴稱,哪個都不是王金玉想接受的。因此,無力抗拒大勢的王金玉選擇在徐和誼退出福田的同時,也交出執掌了20多年的指揮棒。

  徐和誼以退為進

  對於徐和誼的辭職,北汽集團內部人士表示並不突然,“國資委有要求,國企集團一把手不能過多兼任旗下子公司的一把手。”此前,徐和誼是北汽集團下屬幾乎所有子公司的一把手。“徐和誼辭職很好理解”,曹鶴表示,但其身份衝突主要在於徐和誼目前既是在香港上市的北京汽車的董事長,又是在內地上市的福田汽車的董事長,而且北汽日前已宣布即將回歸A股,屆時徐和誼將同時兼任兩家A股上市車企的董事長,這是證監會所不允許的,也是國企改革的除弊方向之一。

  當然,這也是促使徐和誼卸任福田汽車董事長的主要原因。但對於即將到來的北汽A股上市而言,這顯然是以進為退。今年,在籌劃了近五年時間之後,北汽股份終於開啟回歸A股的具體時間表。10月16日晚間,北汽股份在港上市公司主體北京汽車(1958HK)發布公告,稱擬首次公開發行A股並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

  分析人士指出,在H股上市或者境外市場進行首次融資(IPO)比較容易,而進行再融資的難度較大,因此回歸A股市場就成為一個比較好的選擇。這也被認為是北汽回歸A股的主要原因。“要打破僵局,徐和誼也是以退為進,成全北汽的大局。”一位分析人士指出。

  但在宣布此消息后不到20天,便與王金玉同時交出福田管理權,這顯然不是巧合。“個人因素主導不太可能,很可能是北京市國資委在主導”,經濟觀察報採訪的多位業內人士都表示。就王金玉而言,“病退”顯然只是一個借口。

  從1996年將福田從山東帶到北京,到成為商用車龍頭,再到如今的商乘並舉,掌管福田20多年的王金玉已經離自己建立一個全品類的福田汽車集團的目標越來越近,但正是因為與北汽集團旗下強烈的“小集團”獨立意識,以及“飛蛾撲火”式的對乘用車夢想的執着,將王金玉逼入了主動辭職的結局。業內人士預計,王金玉還留任的福田汽車黨委書記也可能在不久后卸任。

  在此次之前,關於王金玉與徐和誼的交鋒的傳言一直存在,但最終雙方都選擇了和諧相處,因此,王金玉此次以病退出局,被猜測必然是在壓力與不甘下做出的決定。而壓力的來源,正是由北汽股份回歸A股、寶沃陷入困境,以及福田兩年前許下的同意被收購的承諾組成的三方合力。

  都是乘用車惹的禍?

  徐和誼退出福田之時,便是王金玉卸任之時?時間回到兩年前,這一切似乎早已註定。2015年10月29日,福田汽車發布《關於發展轎車、解決同業競爭問題的議案》(簡稱《議案》)的公告,宣布為探求利潤增長點,將拓展轎車業務。但由於控股股東北汽集團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北汽股份同樣從事轎車業務,因此,針對構成的同業競爭,以及對北汽股份公司後續擬進行的資本運作的影響,雙方預設了解決方案。

  該方案為:當雙方的業務發展需要消除同業競爭,或被監管部門要求解決同業競爭事宜時,北汽集團有權採取至少四項措施:1、北汽股份購買福田汽車轎車業務;2、北汽股份吸收合併福田汽車;3、北汽集團指定的其他主體實施第1、2項內容;4、北汽集團及其指定的其他主體採取的其他適當的措施。

  福田汽車承諾,發生同業競爭,由北汽股份收購其轎車業務、或者收購整個福田汽車成為首選解決方案。如今,隨着北汽股份回歸A股的計劃啟動,同業競爭成為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從北汽股份的A股上市途徑來看,包括盛傳已久的借殼福田,以及單獨IPO兩條路徑,但目前看來,前者可能性不大。而如果實行後者,為消除同業競爭,福田汽車面臨着被注入新的上市公司,成為北汽股份的子公司,而殼資源被賣掉的結局,這肯定是王金玉所無法接受的。“北汽股份即使收購了福田的寶沃乘用車業務,形成北汽集團旗下一家乘用車上市公司、一家商用車上市公司的局面,但都是北汽集團控股,都在A股上市,也不一定能過證監會這一關。”曹鶴稱。

  另一方面,雖然福田旗下乘用車板塊寶沃中道崩殂的業績對北汽的乘用車大業造不成威脅,但卻耗費了大量資金。由於王金玉的執着,福田在寶沃上耗費了大量資本后,其發展不可避免地需要北汽更多的資金輸入,同時,作為第一大股東的北汽集團和第二大股東的北京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的利益也有受到損害的風險。來自寶沃內部的消息稱,從2005年啟動寶沃品牌的復活開始,10年間,福田汽車已經為其投入了超過100億元人民幣。

  而日前關於福田將出售寶沃的消息突然傳出,也成為對當年同業競爭協議的呼應。

  而由於王金玉在福田相對獨立的管理結構,對於北汽福田,北汽集團也僅僅就是出資人而已,它無力提供管理和決策。在北汽集團邁向資本市場的途中,這種形同虛設的母子公司關係,也決定了福田的整合是遲早的事。

  如果說,兩年前,轎車夢想將福田與北汽逼上了談判桌,那這一次,王金玉將自己逼出局了。業內分析稱,以同樣出身福田的張夕勇接替徐和誼、王金玉着力培養的接班人鞏月瓊來接替王金玉。也算是雙方(北汽與福田)談判的一種妥協。而對於年僅54歲的王金玉,業界普遍認為,壯志未酬的他不排除會回到山東另立爐灶,再干一番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