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價格更須關注默契合謀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微信公眾號kopleader)專欄作家 盤和林

  操縱市場價格除了類似18家PVC企業“不小心”或“明目張膽”以外,還有一種更隱蔽的操縱市場價格的方式----“默契合謀”更值得監管者關注。

  最近兩條關於價格的話題引發公眾的強烈關注:

  近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了對湖北宜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等18家聚氯乙烯樹脂(簡稱“PVC”)經營企業的處罰結果。由於聯合操作推高PVC銷售價格,18家涉案企業分別被處以2016年度相關市場銷售額1%至2%的罰款,共計4.57億元。

  10月11日,繼中通之後,韻達快遞也跟進漲價。由於眼下正是一年一度的“雙11”購物節備戰期,中通和韻達的漲價決定引發市場關注。有分析認為,考慮到“通達系”快遞公司的緊密關係,不排除另外幾家民營快遞公司跟進漲價的可能性。

  18家PVC企業被罰4.57億元,主要是源於微信聊天群商量產品價格,並就統一漲價達成一致,形成了事實上的價格垄斷協議。有人擔心,快遞業的漲價是否具有合理性呢?集體漲價是否涉嫌違法呢?筆者認為,操縱市場價格除了類似18家PVC企業“不小心”或“明目張膽”以外,還有一種更隱蔽的操縱市場價格的方式----“默契合謀”(即沒有任何形式協議的“合謀”)更值得監管者關注。例如:快遞業集體漲價或不能排除“默契合謀”。

  實事求是地說,中通和韻達給出的漲價理由倒也在情理之中,近年來人力、物料以及運營成本攀升是不爭的事實,而快遞費卻多年“濤聲依舊”。有統計數據显示,2014年快遞業件均收入是14.65元/件,2013年是15.69元/件,2012年是18.6元/件,而早在2005年,這個数字是27.7元/件。據稱,中國快遞或進入五毛時代(即每一件的利潤),又或者連5毛都賺不到了。

  但有人擔心,快遞業集體漲價是不是一種“合謀”呢?價格合謀是有損社會福利的,一方面損害消費者利益,另一方面垄斷導致行業行業競爭力下降。因此,價格合謀一直是反垄斷關注的重點,之前也有集體漲價被監管部門進行處罰。

  應該說,這種擔心並非沒有道理。雖然說快遞市場總體來說屬於一個競爭市場,但隨着規模化、資本運作等之後,我國快遞企業呈現集中化的趨勢,並出現了少數幾家公司相對垄斷快遞市場的特徵,特別是“通達系”快遞公司關係密切,行業中的龍頭企業通過某種“合謀”機制來操縱價格,行業內份額較小的企業實現“搭便車”,這種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那麼,此次快遞業“心照不宣”集體漲價,是否構成違反垄斷法呢?一般來說,我們主要的標準有:首先,是否制定了比競爭性市場更高(過低也構成價格操縱)的價格,即漲價的合理性,是否通過損害消費者利益,將非法利潤據為己有。如果是合理的利潤及成本分攤,應被視為正常的市場行為。其次,是否有合謀協議或機制,此前被處罰的往往是以行業協會的名義形成卡特爾聯盟(通常為價格或產量合謀)。此類有一定的隱秘性,通常有“告密者”才能發現,因此,激勵“告密者”也是發現“合謀”的最重要措施。第三,是否對背離“合謀”的企業實施懲罰。

  從目前來看,快遞業並不是典型的“價格合謀”。不過,現在市場上的“價格合謀”通常不會愚蠢到形成“合謀協議”,一種被稱為“默契合謀”的情況更為盛行,即合謀企業並不需要通過明確的協議條文規定限額,只要“理解”某些合謀的信號即可。例如,A龍頭企業通過釋放一系列漲價信號,包括對外宣布成本上漲等,隔空達成“一致想法”后實施漲價,B企業隨即“心照不宣”地跟進漲價。

  實際上,快遞業集體漲價行為有“默契合謀”的可能性。例如,之前多家快遞公司上調快遞派送費,不排除就是發出漲價的“信號”,行業內企業“默契”後進一步實施漲價行為。

  至於這種“默契合謀”是否達到法律干預的程度,要具體來看漲價行為及幅度的合理性。如果尚在市場競爭許可範圍內,監管部門可以持寬容態度,不予干預。否則,就要啟動反垄斷措施,以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從公開的信息看,目前宣布漲價的中通、韻達漲價幅度尚未對外公布,因此,尚無法判斷是否制定了比競爭性市場更高的價格來損害消費者利益。也沒有證據显示,雙方存在顯性合謀(不過,“告密者”往往有時滯性)。不過,竊以為,價格監管部門需要密切關注,尤其要防止“剁手黨”被快遞公司的“默契合謀”真正“剁手”。(作者系財政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

  (本文作者介紹:知名青年經濟學者,著名財經評論員)

推薦閱讀: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