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性牛市 散戶被邊緣化如何自救?

  《紅周刊》特約作者 廈門 張俊鳴

  2017年A股市場面臨成立27年來罕見的大變局。據統計,在剔除今年上市的次新股之後,70%左右的A股在年內出現了下跌,僅有30%的股票出現了上漲,而跑贏大盤(漲幅超過同期滬深300指數)的僅有12%左右。如果將時間拉長到2016年初,目前股價低於去年1月份上證指數2638點的A股約有1200家,佔有可比數據的上市公司超過40%。這一系列數據折射出市場的賺錢效應並不像主流指數反映出的那麼好,“結構性牛市”正在上演,散戶被邊緣化的格局已經形成並正在深化中。

  散戶走向邊緣化

  “結構性牛市”和市場存量資金為主的博弈格局有關,也和機構投資者發展壯大、影響力增強有關。在2014~2015年的牛市很大程度上帶有“槓桿牛”的色彩,大量槓桿資金通過股票配資等方式進入股市,成為當時股市大起大落的重要誘因。而最近兩年隨着監管的加強,槓桿資金已經大幅減少,兩融餘額目前僅有1萬億左右,是2015年最高峰的50%,其它槓桿資金規模更大幅縮減。在槓桿資金大規模撤離之後,雖然有國家隊護盤資金部分彌補了空缺,以及對外開放程度加深帶來的外資增量,但和當年牛市的資金不可同日而語。以滬市而言,2017年最大日成交3100多億元,2016年是3400多億元,而2015年的峰值則是1.15萬億。從宏觀數據來看,今年廣義貨幣M2的增速出現了明顯下滑,本周公布的10月份M2同比增速僅有8.8%,創下有記錄以來的最低值。在增量資金有限的情況下,機構投資者為主的存量資金以“抱團取暖”的方式,在“價值投資”的大旗下重點加倉白馬股,許多小市值的股票遭遇“棄小保大”,而本來就偏好白馬股的外資進場加速,更強化了這一風格。

  公開數據显示,包括公募基金、陽光私募、險資、券商、外資法人、國家隊等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比例在過去數年穩步上升,市場影響力與日俱增。西南證券的研報显示(見圖1),2011年一季度到2017年三季度,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比例從20%增加到33%左右,而第一大股東為代表的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為40%左右,因此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比重已經超過了個人投資者。這一格局意味着,早前風靡一時的“莊家-散戶”博弈模式已經無法持續,個人投資者的持股比例決定了不可能為機構輸送足夠多的“韭菜”供其收割。在機構博弈色彩日益濃厚的情勢下,選擇辨識度、性價比較高的白馬股成為機構投資者的必然,而眾多缺乏業績支撐,重組空間又被監管壓縮的題材股,則不可避免地走向邊緣化。

  題材股的邊緣化代表着散戶的邊緣化。一方面,散戶持股時間短、進出頻繁的特性,決定了大部分人買到題材股的可能性極高,在頻繁換股的情況下,面對今年七成股票下跌的慘烈現實,散戶投資者基本不可能在近乎“盲選”中持續獲利,更大的可能是先賺后賠,以套牢持有收場。另一方面,散戶投資者對於基本面關注較少,更多聚焦在題材炒作、重組消息、市值大小、股價高低等,“炒小、炒新、炒低、炒題材”的四大偏好在今年幾乎占不到便宜,也註定了今年大部分散戶在“結構性牛市”中以虧損收場。

  “結構性牛市”看似反常,但在以機構投資者為主流的成熟市場並不鮮見,美國、香港都是如此,台灣股市在今年也出現了“史上最冷清的萬點行情”,正是市場大部分股票和散戶走向邊緣化的現實。目前,A股市場也正在經歷這一過程,可以預計的是,在對外擴大開放,外資持股比例上升的情勢下,這一趨勢很難出現大規模逆轉。隨着市場的快速擴容,散戶不再是昔日的“螞蟻雄兵”,只能在機構投資博弈的夾縫中求生存。

  散戶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存

  首先,要認清現實,降低獲利目標。2016年初以來的“結構性牛市”,股指呈現緩慢爬升的慢牛走勢,對於市場參与者來說,年均能有15%左右的收益理應滿足,“股神”巴菲特過往的年均獲利率也不過20%出頭。降低獲利目標,才能告別“貧是貪字殼”的歷史宿命,穩紮穩打,步步為“贏”。

  其次,要做組合投資,不可做賭博式的押注。在研究基本面,以價值投資為主的前提下構建自己的投資組合。組合中的品種,最好是自己熟悉的行業,在工作或生活中接觸到公司的產品,在估值合理或波段回調之時逢低買入參与。而在近期,部分業績較好、股價被錯殺或蓄勢充分的品種可列為重點的關注對象,投資者可在動態市盈率20倍以下,業績穩定向好的股票中挖掘,重點觀察對象如:尖峰集團佛山照明新希望外運發展吉林敖東光明地產象嶼股份物產中大等。

  第三,要向機構投資者靠攏。這裏所指的“靠攏”並非不加選擇買入機構重倉股,因為機構進出並不會提前通知你,在漲幅巨大的情況下,機構隨時可能獲利賣出,因此不小心又會成為“接盤俠”。穩妥的方式是通過公募基金進行組合投資:

  主動管理類的基金,重點關注基金經理的風格及過往的戰績,以最近10年的牛熊起伏進行觀察,重點選擇“牛市緊隨大盤、熊市回撤極小”的品種,在大盤出現波段調整之後分批布局、長期持有。

  被動型的基金部分,可以在擬合標的指數較好的基金中,選擇長期潛力較大的行業基金,如人工智能(161631)、新汽車(160225)、精準醫療(501005)、醫藥行業(510660)、環保ETF(512580)等。而參与指數型基金,增強型比對應標的指數的ETF基金收益更佳,流動性也能滿足一般散戶進出的要求,也可納入長線組合的一部分。如興全300基金(163407),目前價格已經超越2015年的高點,而標的指數滬深300以及ETF基金比2015年的高位仍然下跌了20%以上,其中的超額收益值得散戶高度重視(見圖2)。

  第四,跳脫股票的視野,积極關注創新產品,深入了解其特性,在合適的時機出手。近年來A股市場出現了多類創新產品,通過公募基金的方式掛鈎股市之外的投資標的和境外市場,為投資者提供了更多的選擇,也讓投資者的投資組合更具穩定性。像幾年前問世的黃金ETF基金,只需200多元即可參与實物黃金的投資,為投資者低成本配置黃金資產提供了渠道。未來,掛鈎大宗商品、房地產及其它投資領域的公募基金還可能會出現,散戶投資者可在其推出之時深入研究,在相對低位納入投資組合中。

  整體來說,面臨被邊緣化的現實危機,散戶投資者不能再像以往追漲殺跌、追逐熱點和題材為主的操作模式,而應當從機構的投資思路出發,或加入機構成為其資金的一部分,讓自己的血汗錢實現穩健增值,“增加間接投資、減少直接投資”是成熟市場散戶走過的路,也是未來A股散戶必將經歷的一場蛻變。

  (文中涉及股票和基金,只做舉例,不做買入推薦。且作者承諾未持有文中提及股票倒賬和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