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達財險三大股東將全新洗牌 新股東仍臨虧損難題

  來源:藍鯨新聞

  藍鯨保險 王琛

  日前,信達財險股權結構再次變更,股東航天科技財務謀求轉讓其持有的信達財險5000萬股股份,占信達財險總股本的1.667%,轉讓底價8050萬元。事實上,今年以來,多家險企股權被轉讓(或擬被轉讓),談及原因,有分析認為隨着監管趨嚴,保險資金的運用受到限制,險企股權從之前的“香餑餑”變成了“燙手山芋”。

  三大股東將全新洗牌 高層大換血

  藍鯨財經注意到,今年以來,信達財險股權變動頻頻。

  4月,信達財險原控股股東信達資產將總股本的41%股份轉讓給深圳投控,該股權轉讓完成后,深圳投控持有信達財險12.3億股,佔總股本的41%;信達資產持有3億股,佔總股本的10%,位列第三大股東。

  緊接着,今年7月保監會正式批複中國鐵建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接盤排位第四的股東台州萬邦置業有限公司被拍賣處置的7500萬股,轉讓后,鐵建投資持有信達財險股份由去年底的4.17%變更至6.667%,上升為信達財險並列第五大股東,台州萬邦置業退出。

  9月,二股東重慶兩江金融再次掛牌轉讓該公司全部股權。11月11日,聯美控股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於11月8日與重慶兩江金融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產權交易合同》,兩江金融將其持有的信達財險4億股股份以6.5億元轉讓給聯美控股。”這也意味着,若參与受讓成功,聯美股份持股比例將上升至19.33%,成為信達財險第二大股東。就此,前三大股東將全新洗牌。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信達財險股權不斷髮生變化外,其高管層也開始發生調整。據今年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显示,現任臨時負責人、臨時合規負責人的王新利擬接替劉樹林出任信達財險總裁。資料显示,王新利曾任民安保險有限公司副總裁,太平財產保險有限公司副總裁,民安財產保險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亞太財產保險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兼總裁。

  對此,信達財險相關負責人也曾對媒體表示,“在控股股東更換后,除了董事長外,公司高管層會做一系列的調整。高管變更任職資格還在等待保監會最後批複。此外,公司還會進行一系列工商變更,其中更名已經提上日程,正在走相應的程序。”

  新任股東目前仍在面臨虧損難題

  藍鯨財經注意到,國資系財險機構——信達財險去年依舊位列虧損榜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從信達財險今年第三季度的償付能力報告來看,新任股東目前仍在面臨虧損難題。數據显示,該公司今年第三季度保險業務收入實現8.05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4.8%,但其凈利潤由今年第二季度盈利2079.56萬元后,在第三季度變為虧損5241.95萬元,與去年同期虧損1360.49萬元相比,虧損幅度也大幅擴大。

  事實上,自成立以來,信達財險的盈利狀況一直都不是很理想。公開資料显示,信達財險成立於2009年8月,目前的註冊資本為30億元人民幣。2010~2012年虧損額接連攀升,分別為1.06億元、2.44億元和3.71億元,隨後三年小幅盈利,凈利潤分別為0.03億元、0.21億元和0.23億元。2016年,信達財險再度虧損2.3億元。截至去年底,信達財險的虧損總額已超10億元。

  與快速發展的保險業相比,信達財險保費收入也停滯不前。2013~2016年,該公司保險業務收入分別為30.46億元、35.1億元、31億元和32億元,以此來計算,2014年~2016年,信達財險每年的業務收入同比增速為15.23%、-11.68%、3.23%。

  近期險企股權變更有進有退

  實際上,保險領域對股權轉讓及股東變更是司空見慣的。除信達財險之外,在過去的一年中,還有多家保險機構變更了或擬變更股權結構。

  藍鯨財經不完全統計显示,在最近的12個月內,保監會累計批複了18家保險機構股東變更的申請。其中,永誠財險、崑崙健康保險、信泰人壽、恆邦財險、信達財險、安信農業保險、泰山財險、長城財富資管、中英益利資管等15家保險機構均有股東出清股權的情況出現。其中股權轉讓額度最大是中韓人壽。4月份,保監會批准浙江省國際貿易集團將其持有中韓人壽50%的股份轉讓給浙江東方集團。

  而對於保險機構有股東出清股權的原因,大多因為中小險企經營狀況不佳。如上述提到的中韓人壽,2016年年報显示,公司全年虧損1.34億元。而2017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显示,其再度虧損1338.62萬元。自2012年成立以來,中韓人壽連年虧損,2012年至2015年度的凈利潤分別為-2079.74萬元、-5640.78萬元、-7355.62萬元、-9273.49萬元,成立近5年累計凈虧損額達到3.9億元。

  此外,也有保險機構打算增資擴股,如中法人壽陸續引入過吉林省長久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安徽國聖投資有限公司、西藏先仁投資有限公司等幾家新股東。在等待保監會批複增資事宜的過程中,新增股東又更新為廣西長久汽車投資有限公司與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兩家。因此,在增資尚未“塵埃落定”之際,中法人壽的股權結構仍存在諸多變數。

  隨着保險市場容量擴大、保險機構數量增多,保險對社會資本的吸引力越來越大,險企成為資本追逐的目標;與此同時,也有因經營、償付能力等問題退出原有持股險企。在“買”和“賣”雙向需求的推動下,帶來了險企股權變動頻繁的現象。

  7月13日,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曾表示,保險行業處於風險防控的關鍵時期,當前保險業面臨流動性、資金運用、戰略、新業務、外部傳遞性、底數不清、資本不實、聲譽等風險,絕大多數傳統大中型保險公司經營穩健,風險可控,但個別激進公司近年來規模快速擴張,隱藏的風險逐步暴露。針對上述問題,陳文輝表示,保監會從資質、代持、關聯交易着手,治理股權管理亂象;針對非壽險投資型產品風險,及時停止了此類業務試點,引導保險回歸主業;對火中取栗且不收斂、不收手的公司,依法採取停機構、停業務的措施。(藍鯨財經 王琛)

推薦閱讀: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