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大牛市或將繼續上演

美股行情中心:獨家提供全美股行業板塊、盤前盤后、ETF、權證實時行情

  作者:林凜

  隨着三季度財報季的結束,政策層面也暫時處於空窗期,目前全球市場的焦點都轉向了離最終勝利僅一步之遙的美國稅改

  北京時間12月2日(周六),美國參議院以51比49通過稅改法案,這將是31年來國會首次修改稅法,該法案將把企業所得稅從35%降低到20%,允許企業主從企業收入中扣減20%。不過,考慮到眾、參兩院方案之間的明顯差異,在未來2~3周內完成調解后,才能真正迎來稅改的成功,目前來看仍面臨一定挑戰,財政赤字仍然是兩黨最大的擔憂。

  但不論如何,保守、共和黨僅有兩席優勢的參議院也通過了稅改方案,這對於“瘋牛”過後、估值高企的美股無疑又是一劑強心針。有交易員也對筆者透露,比起此前的瘋狂,現在美股走勢更穩健,而且板塊輪動加快,似乎市場就在比回調后誰買入的更及時。不少交易員目前都做空了標普500指數的看跌期權,意為看多中期大盤走勢。

  儘管稅改並不會一帆風順,但各大機構總體感覺美股未來還是會處於牛市之中。此前,一向並不樂觀的高盛也預計美股牛市將至少再維持3年,主要因為利潤周期延長將為美股提供支撐。

  參議院方案有驚無險

  早前, 美國眾議院版稅改獲得通過,但市場反應不大,因為眾議院共和黨占多數,優勢明顯,故懸念不大。而參議院投票則是市場關注焦點,因為兩黨勢均力敵,而且此前有消息爆出已經有兩名共和黨人不滿、反對或擔憂參議院的減稅方案。

  在機構看來,一旦參議院投票沒有通過,基本上就意味着稅改失敗,而在明年11月的中期選舉之前,特朗普勝選時所承諾的政策可能一項也無法實現。這樣的結果會大大降低共和黨在中期選舉時的勝算,並很可能會導致其失去目前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甚至可能會威脅到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中連任的幾率。

  之所以“有驚”,共和黨內部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 廢除奧巴馬醫改中的個人強制條款,將有可能導致在未來10年內1300萬人失去醫療保險,同時也有可能會導致醫療保險的平均保費顯著提高。

  • 在新的稅收方案下,以小企業為主的個人獨資企業和合夥制企業的稅率仍然明顯高於大公司的稅率,部分參議院的議員認為應該對小企業實施更加優惠的稅收政策。

  • 參議院中對於財政赤字持強硬態度。其實,與眾議院的方案相比,參議院的方案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考慮了財政赤字的因素,比如,對個人所得稅的改革增設了有效期,即個人所得稅的減免將於2025年之後失效,並恢復至目前的稅制,但一些議員仍然擔心這些暫時性的減稅條款會被延期,從而導致財政狀況持續惡化。

  所幸,參議院這塊硬骨頭還是啃了下來,可謂有驚無險。據悉,這一方案最後一分鐘還在修改。

  該法案的文本終於在美東時間下午6點30分公布,但民主黨人仍然憤怒地認為共和黨人沒有給他們時間閱讀。他們還嘲笑了一系列立法的變化,竟是最後一分鐘潦草地手寫在稅改文本旁邊的。

| 來源參議員Dick Durbin的推特 | 來源參議員Dick Durbin的推特

  參議院投票結果是51:49,共和党參議員全體鼓掌,副總統邁克彭斯宣讀了最後的投票結果。然而,沒有民主黨人和無黨派人士對法案投贊成票。

  參議院的稅改方案中,其中之一就是將州和地方的財產稅抵扣到10000美元,這與眾議院的法案相同。參議院以前曾經提議完全終結州和地方的稅收抵扣。

  在另一個變化中,個人和公司的替代最低稅(AMT)不會全部廢除。遊說人士說,相反,個人AMT將會被調整,企業AMT將會保持原樣。AMT旨在確保得到某些免稅、扣減或抵扣優惠的個人至少繳納最低金額的稅款。

  參議院版本中,開始實施新稅率的時間點是2019年,比眾議院版本推遲了一年。

  根據該法案,公司稅率將從35%永久削減至20%,而美國企業未來的海外利潤將大部分免稅,這兩個變化都是企業說客多年來所追求的。

  在個人所得稅方面,最高收入者的最高稅率將被輕微削減。參議院方案保留了7檔累進稅:10%,12%,22.5%,25%,33%,35%;而眾議院方案則是將7檔累進稅減至四檔:12%,25%,35%,39.6%。不過,具體各檔的金額如何調整仍不得而知。

  稅改還差最後一步

  對於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來說,稅改幾乎是一場志在必得之戰,尤其是考慮到特朗普勝選的主要承諾至今無一實現,稅改的成功是特朗普在明年11月的中期選舉前能夠有所作為的最後希望。

  不過,稅改目前還不能說徹底成功。考慮到眾、參兩院方案之間的明顯差異,在未來2~3周內完成調解仍面臨相當大的困難。機構認為,特朗普想要在聖誕之前敲定稅改的最終方案仍面臨較大的挑戰,向後拖延至明年一季度完成的概率比較高。

  考慮到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微弱優勢,眾議院可能會需要在稅改方案上作出妥協(偏向保守方案),從而保證參議院投票順利通過。

  目前,機構認為,最終的稅改方案將會更加接近參議院的方案:

  • 參議院的方案相對保守,並注重控制預算赤字的上升。

  • 調解過程完成之後,兩院仍然需要針對調解的結果進行投票。考慮到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微弱優勢,眾議院可能會需要在稅改方案上作出妥協,從而保證參議院投票順利通過。

  而從歷史上看,減稅政策的成功推行將對消費和投資起到明顯的促進作用,從而拉動GDP的增長和通脹上行。 

  二戰後,美國共通過了6個減稅法案,分別由共和黨總統里根小布什民主黨總奧巴馬提出。興業研究指出,其中1981年和2001年這2次減稅處於經濟衰退期,而另外4次均在經濟復蘇期;從配套貨幣政策而言,除1981年和1986年2次減稅發生在加息周期,其餘4次均處於降息周期或是維持低利率。

  其實,最為成功的減稅案例是在1986年的里根時代。特朗普減稅的背景與當年背景有頗多相似——經濟處於復蘇周期,貨幣政策處於加息周期,兩人均為共和黨人。 

  當時,業內人士認為,雖然緊縮的貨幣政策與擴張的財政政策可能有所衝突,但1986年減稅後的4年內,美國的消費、投資、就業等各方面都獲得了提振。因此,當前市場也普遍憧憬特朗普能夠複製里根的成功,兌現其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次偉大)。

  然而,不可忽視的問題是,相比里根時期,當前美國聯邦債務規模已經急劇膨脹,聯邦債務/GDP比值從1986年的不足50%飛升到了當前的103%。特朗普的減稅激進程度也遠超里根。在沉重的債務負擔下,美國當前的財政狀況能否承受如此激進的減稅仍然存疑。

  風險情緒依舊高漲

  今年,美股牛市已經進入了第八個年頭,如今在華爾街,好像金融危機從未發生過一般。

  眼下,一些股票估值指標處於歷史最高水平:標普500指數在過去12個月的市盈率為25倍,而長期中為15倍;席勒周期性調整市盈率(CAPE)已經接近30倍,而歷史中值為16倍,這個倍數過去只有在爆發金融危機的1929年和2000年才會被超越;“巴菲特指數”(美國股市總市值在GDP中的比重)現已創下歷史新高;被稱為“投資者恐慌指數”的VIX指數處於27年來的歷史最低位。

  也就是在今年7月,華爾街投資大師、橡樹資本(Oaktree Capital)聯席董事長霍華德·馬克斯(Howard Marks)在其備忘錄中發出預警——“我們寧願等到明年或後年再幫助客戶賺錢,也不願見到泡沫破裂所帶來的廉價投資機會。由於我們無法得知高風險行為何時會導致市場回調,因此我想在今天發出警告,而不是等到狼來了時才亡羊補牢。”

  一時間,全球媒體發文稱——馬克斯稱“現在是時候退出了”。“其實大家誤解了,我並不是說要賣股票了,現在既不是頂峰也不是泡沫,但美股等資產顯然不便宜了,便宜的錢早就賺完了,現在切忌盲目投資(dumb deals),謹慎追高。” 馬克斯上個月對媒體表示。

  目前,稅改成了美股的“強心針”。各大機構主要認為,一旦稅改成功,高有效稅率板塊(能源、食品零售、電信服務、零售、多元金融、以及公用事業等板塊)2010年以來的有效稅率中值均會高30%以上;海外存留利潤和現金較多的板塊和個股(如科技股)可能相對更為受益。

  此外,也有觀點提及,即使稅改暫時受阻,美股也具備盈利的支撐。今年以來,美國企業盈利增速不斷提升。截至今年10月,標普500指數13.9%的漲幅中,盈利貢獻了7.6%。

  “標普500指數上周回調后,本周毫無新意地再次‘V形’反轉回去了。2017年似乎每次這樣的回調之後都再走高。”有美股交易員對筆者調侃道,“現在可以說是指數穩如泰山,個股動如兔。”

  言下之意,目前板塊輪動加速,如果你有個股跌了,可能加速的板塊輪動不久就會讓你解套。

  高盛預計美股牛市將至少再維持3年,主要因為利潤周期延長將為美股提供支撐,預計2018、2019、2020年底,標普500指數將分別為2850、3000和3100。此外,若稅改通過,那預計2018年標普500每股收益EPS將增加14%,若未能通過,則將跌近5%。

  客觀而言,美股未來估值繼續大幅擴張的空間有限,可以說“低垂的果實”(low-hung fruits)已經被採摘完畢,但市場並非沒有上行空間,只是更需要依賴於基本面改善的推動,而非估值推動。

責任編輯:帥可聰

推薦閱讀: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