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薦機構壓力山大

  新發審委“嚴出新高度” 保薦機構壓力山大

  國際金融報記者 | 徐蔚

  東方IC圖

  發審委首現零通過率!

  繼11月7日,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第 35 次會議出現“6 否 5”的過會率新低后,11 月 29 日第56次發審會議首現三家公司上會全被否的零通過,讓市場各方深刻領會到新一屆發審委 “無禁區、零容忍”的審核風格。

  Wind資訊數據显示,新一屆發審委自10月17日上任以來,共召開了16次會議,審核了61家公司的IPO申請,通過率僅為55.73%。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今年1至10月,前一屆發審委IPO通過率達到80.99%。通過率的明顯下滑,显示出新一屆發審委的嚴格審核態度。

  截至11月30日,存量過會未發的企業僅有19家。申萬宏源研究分析師林瑾表示,若按目前56%左右的過會率和月度 35-40 家的上會家數的節奏,預期短期內 IPO 單批發行家數將維持較低水平,12月份的新股發行數和募資額將仍處於低位。

  零過會首現

  11 月 29 日,發審委審核重慶廣電数字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博拉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全時天地在線網絡信息股份有限公司這3 家公司的 IPO 申請, 3 家均被否決,通過率為零。

  “這是2015年IPO重啟以來,上會企業第一次全軍覆沒。”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對記者表示。

  上述投行人士認為:“樂視案牽扯出兩個發審委員的腐敗對現任委員的審核風格影響很大,目前對於稍有問題的企業,肯定是投否決票,短期審核趨嚴是必然的。各參与方現在都在適應新發審委的審核風格,所以對於手上一些不急於上市的項目,我們都會勸企業多等等。”

  對比今年以來新發審委履職前後被否項目的問詢,林瑾認為,新發審委審核角度更廣且更注重實質,核心關注點除了涉及之前一貫關注的企業經營穩定性及盈利能力持續性和真實性等,還涉及到技術壁壘真實性、股權轉讓前後定價差異、業務區域拓展障礙、供應商合同規定限制性條款是否出於真實意思表示、渠道衝量造成的虧損與其帶來的供應商返點的關係等多個細緻維度。

  中介機構壓力大

  發審委通過率驟降對中介機構的影響同樣深遠。

  貫穿一家企業IPO全過程的需聘請的三家中介機構:保薦機構、會計師事務所和律師事務所。在審核趨嚴的背景下,哪些中介機構成為被否的重災區?

  2017年以來共有75家企業IPO被否。保薦機構中,國金證券今年有7個項目被否,廣發證券被否6家,招商證券海通證券分別被否5家。

  林瑾表示,就單個保薦機構而言, IPO 項目被否將實質性地影響到其未來業務的儲備,因此,中長期看報送質量會有明顯提高,保薦機構將更重視內核決策機制。

  會計師事務所中,天健會計師事務所被否18個項目,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被否11個,立信會計事務所被否10個。這三家會計師事務所合計被否39個項目,佔比52%。

  律師事務所中,金杜律師事務所被否10個項目,錦天城律師事務所被否6個,中倫律師事務所被否5個。

  業內人士表示:“中介機構IPO否決率高,首先說明在篩選IPO項目時願意承擔更大的風險。也有可能是專業能力不足,未能發現企業存在的問題。”

  上述業內人士進一步分析道:“目前被否項目數比較多的機構通常項目總量也比較大,項目一多,必不可少就會質量參差不齊,難免被否。另一個趨勢是,立信、天健等老牌大所的優勢也在逐漸變小。”

  發審監督機制更完善

  公開信息显示,新一屆發審委共包含63名委員,其中42人是專職,21人是兼職。從成員設置上,來自外部的委員明顯增加,涵蓋各部委、高校和金融機構。

  在林瑾看來,新一屆發審委靶向式的審核更能切中要害,審核更精準到位。此外,發審監督機制的完善也造就了發行嚴審。

  日前,中國證監會舉行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就職儀式。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宣布,證監會黨委已經決定成立發行與併購重組審核監察委員會,對首次公開發行、再融資、併購重組實行全方面的監察,對發審委和委員的履職行為進行360度評價,“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終身追責”。

  此外,劉士余強調“是否為投資者篩選出優秀的價值投資標的、是否支持符合條件企業發展壯大作為”是檢驗發審委工作的標準。

  業內人士認為,在新的發審機制下,明確了手握A股IPO生殺大權的發審委員所要承擔的責任和工作考核的標準,一方面實現了“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另一方面落實了全面從嚴的監管理念。

  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表示:“從一定程度上而言,也許可以說,這一輪新股發行常態化畫了一個分號。之前快速審核、高效審核、高通過率的情況告一段落。新一屆發審委在終身問責的新制度下,心中要有資本市場和保護投資者利益這本大賬。相應的審核標準,通過比率,必將更加嚴格,更加謹慎。

推薦閱讀: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