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控權競爭激烈 金科董事長提前終止減持計劃

  實控權競爭激烈 金科董事長提前終止減持計劃

  國際金融報記者 | 孫婉秋

  東方IC 圖

  11月28日,金科股份公告稱,鑒於目前市場情況以及個人資金情況的變化,公司董事長、總裁蔣思海決定提前終止減持計劃,同時不排除未來根據市場情況和其本人資金安排等因素,在二級市場實施增持行為。

  減持計劃存變

  此次高管減持始於3個多月前。

  8月5日,金科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部分高管因個人原因,擬自預披露公告發布之日起15個交易日後的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交易、大宗交易等方式減持不超過各自持有公司股份的25%,合計減持股份將不超過922.6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0.17%;減持價格將按照減持實施時的市場價格確定。

  根據相關規定,在減持時間區間內,大股東、董監高在減持數量過半或減持時間過半時,應當披露減持進展情況。

  截至11月底,公司高管蔣思海、李華在此期間均未發生減持公司股份行為。同時,鑒於目前市場情況以及個人資金情況的變化,蔣思海決定提前終止其減持計劃,並且不排除未來根據市場情況和其本人資金安排等因素,在二級市場實施增持行為。

  公司高管李華仍然將根據市場情況、公司股價情況等情形實施股份減持計劃。

  對於此次金科高管變更計劃,《國際金融報》記者與金科股份相關工作人員聯繫,截至發稿,仍未收到其回復。

  業績堪憂

  此次金科董事長提前終止減持計劃,在外界看來,難免有穩定股價之意。

  畢竟,8月5日公布減持計劃后,金科股份的股價走勢一直不樂觀。從5.02元斷斷續續跌至目前的4.58元,且今年以來,金科的地產主業發展也不理想。

  在行業愈發聚攏的當下,房企們以迅猛增速刷新着發展記錄,金科卻少見的不進反退。截至10月末,其營業收入相較去年同期下滑15.11%,凈利潤和扣非后凈利潤也出現明顯滑坡,其中扣非后凈利潤更是同比大跌44.65%。

  相關統計显示,A股銷售20強房企中,金科股份的毛利潤不足20%,以17位排名榜單尾部,其凈資產收益率排名同比也出現顯著下滑。

  同策諮詢研究部總監張宏偉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指出,核心領導減持對股價確實存在不利影響。

  張宏偉同時強調,蔣思海此次不減持,甚至後續將通過二級市場實施增持,主要是為了確保大股東地位。

  握緊實控權

  一年前的股權之爭教訓尚未散去,差點丟掉實控權的金科大股東,對於減持,已經謹慎許多。

  畢竟那場危機正是在實際控制人減持之後才醞釀發酵出的。

  2015年5月7日,中國A股還處於一輪大牛市的頂部,金科股份公布了實際控制人黃紅雲夫婦的減持公告:黃紅雲夫婦將金科股份的持股比例從40.57%減持到35.57%,並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可能繼續減持。

  減持之後,金科股份與所有其他A股一樣,遇到市場大跌,從每股最高的10元以上,跌至每股5元之下,股價遭遇腰斬。

  2015年8月,需要資金進行地產和新能源投資的金科股份公布了定增預案:向不超過10名特定投資者非公開發行股票。

  9月份,另外的一方——野心勃勃、蓄勢待發的融創在經歷了數次失敗併購后將目光瞄向金科。

  2016年9月18日,融創中國一口氣新設立了兩家新公司:天津潤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和天津潤澤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孫宏斌甚至為此備了不低於50億元的充足彈藥。

  9月20日,由於融創中國報價最高,規模最大,加之沒有認購限額,按照此前確定的競價規則,融創中國奇襲成功,成功將金科16.96%的股份納入懷中,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融創的野心顯然不止於此。

  隨後的11月,金科股價開始回落,跌至5元以下。孫宏斌手上的這兩家公司,以極為低調的方式在二級市場上緩慢增持金科股份。11月11日至11月28日,這兩家公司共以8.3億元的代價取得了金科股份3.04%的股份。

  至此,不到3個月時間,融創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了大意的金科一個措手不及,孫宏斌手握金科將近20%的股份,這一数字直逼金科股份創始人黃紅雲夫婦的25%。

  對於金科,融創中國或許早已覬覦。

  畢竟融創在西南戰場已經陷入膠着狀態,項目上的成功讓融創一度試圖稱霸川渝,然而恆大來勢洶洶,且在吃下張松橋手中中渝置地的土地后,野心和胃口已經變得很大。龍湖對於大本營自然是不肯放棄。金科起家於重慶,過半項目分佈在重慶,其在重慶市場的佔有率近5%,且作為重慶的洋房專家,已經發出了不輸於融創的動員令。將其納入,對於融創在重慶的霸主之爭極為有利。

  一名接近金科的消息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金科此舉就是為了握緊實控權,公司已經開始回購高管手中的股票,讓他們盡量進行轉售安排。”

推薦閱讀: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