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馬奔騰創始人到賈躍亭:夫債妻還難題誰來解?

  從李明到賈躍亭

  “夫債妻還”難題誰來解?

  本報記者 劉思希 北京報道

  從美國歸來之後,賈躍亭妻子甘薇“替夫還債”的步伐正在加快。

  酷派集團1月11日晚間公告,股東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於11日已出售所持公司5.51億股份(佔總股本的10.95%),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不再為公司股東,而買方已成為主要股東。據悉,Leview Mobile HK Limited為賈躍亭旗下公司,該公司曾於1月4日出售公司8.97億股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甘薇在“替夫還債”的路上並不孤單。1月8日,小馬奔騰原董事長李明的遺孀金燕,因李明生前簽署的上市對賭協議補償糾紛,被小馬奔騰股東告上法庭。按照“對賭協議”,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需共同承擔共6.35億元債務。因李明突然離世,金燕替代了李明的位置,成為被負債人,一審判決金燕負債2億元。

  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牛紅普律師表示,《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

  甘薇“替夫還債”

  1月7日下午,甘薇發布微博介紹債務處理進展稱,出售酷派集團部分股份獲得8.07億港元,直接被招商銀行抵消對應的部分債務(原債務本息約14億港元),償債比例近60%。

  記者粗略計算,若1月11日賈躍亭旗下公司出售酷派集團5.51億股份價格與上次相同的話,其再將獲得4.96億港元。此舉意味着,賈躍亭在全部清空酷派集團股份之後,累計獲得的回籠資金或將超過13億港元,而對於招商銀行的債務也將所剩無幾。

  事後,招商銀行確認,樂視系出售酷派集團股權所得資金已有部分款項到賬。而何時能解除對賈躍亭等的資產凍結,並未作出明確答覆。

  據了解,招商銀行申請的資產凍結起因是一筆樂視手機業務融資貸款,系樂視旗下的樂風移動貸款發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無果后所採取的法律手段。2016年6月26日,招商銀行上海川北支行在向上海高院發起了對賈躍亭等被告進行財產保全的申請。

  據此,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樂視控股和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7億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此外,上海高院2016年6月29日還凍結了樂視控股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及紅利。工商資料显示,樂視控股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出資額為8000萬元,占股40%。該股權與紅利的凍結期為3年。

  此舉也被認為是切斷賈躍亭資金鏈的最強一擊。雖然事後賈躍亭與樂視控股一再強調針對這筆貸款的資產抵押足夠覆蓋債務。但招商銀行認為最終通過資產保全可以受償的債權存在不確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售酷派集團所有股份正是在甘薇及賈躍亭哥哥賈躍明牽頭的債務處理小組下執行的。有業內人士指出,由於招商銀行是最早一批因樂視資金危機而對其資產實施凍結的金融機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優先”挑選樂視最具價值的資產凍結,而這些資產很可能恰恰是樂視和賈躍亭最關鍵的資產,因此對於賈躍亭最為敏感。

  中信證券一不願具名的分析師對記者表示,從實際操作來講,樂視系公司和賈躍亭被凍結的資產絕大部分早已質押,而且在招行後面還有很多的輪候查封,即使招行解封部分資產,賈躍亭夫婦還是沒法賣,後面還有其他債權人在排隊。

  “但我們也看到,由甘薇帶領的債務處理小組正在逐步推進債務問題徹底解決,這實際上也是一個利好消息和負責任的表現,投資者也應當對未來抱有希望。”上述分析師表示。

  金燕的“負翁”官司

  與甘薇經歷類似的是,金燕也曾經在家過着相夫教子的平凡生活,但由於丈夫的突然離世,金燕的生活急轉直下。近日,金燕被小馬奔騰股東之一建銀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天津)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一審判決金燕負債2億元。

  事實上,作為曾紅極一時的影視文化公司,小馬奔騰製作過多部膾炙人口的影視作品,更是資本圈競相追捧的對象。2011年,小馬奔騰以實際控股人李明的個人名義簽署了一份《投資補充協議》(即“對賭協議”),小馬奔騰向投資方承諾,公司在規定日期(2013年12月31日)前上市,則皆大歡喜;若失敗,不僅需賠付投資方投入的4.5億資本,還需支付高額利息。

  然而到了2013年12月31日,小馬奔騰不但未能成功上市,反倒是沒過幾天,實際控制人李明驟然離世。這令小馬奔騰面臨崩潰局面。

  公開信息显示,李明去世后,金燕曾短暫擔任過小馬奔騰董事長、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但是在位時間並不長,也未能找到新的戰略投資者。

  2017年10月,小馬奔騰被公開拍賣,估值僅為3.8億元,接盤者是冉騰(上海)投資諮詢有限公司,在業界並不為人知曉。其創始人李明的姐姐、妹妹——李萍和李莉在兩家公司中的股東身份,已被清除。

  但按照“對賭協議”,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需共同承擔共6.35億。李明突然離世后,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里的規定,金燕替代了李明的位置。對此,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金燕因夫妻共同債務要在2億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在國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影視傳媒律師趙崢看來,小馬奔騰發生一系列訴爭糾紛的根本原因還是股權隱患,公司治理隱患,值得後人警惕。

  據悉,目前金燕已向北京高院提起了上訴。金燕表示,她在北京的兩處房產已被查封,“現在我和女兒、媽媽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遺產,實際上只有一百萬。”面對生活的變故,金燕表示只能接受,但她從心理上無法接受一夜之間被負債高達數億元的判決結果。

  債務危機難題

  記者注意到,甘薇與金燕此前並未過多地參与到公司的具體治理當中,對發生的事情也是處於一知半解甚至是不知情的狀態。但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因為夫妻之間的存續關係,她們又不得不背上沉重的債務包袱。

  浙江漢鼎律師事務所律師錢侃侃向表示:“首先,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確立了夫妻共同債務推定歸責,相關債務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其次,用於夫妻共同生活的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共同生活不僅包含日常家庭生活,也涵蓋生產經營活動。最後,針對24條的理論與實務爭議越來越多,最高法也在着手研究修訂相關法律以合理平衡債權人和債務人配偶利益。

  “對賭協議保護投資人權益具有商業內在邏輯,但夫妻共同債務認定也不能忽略處於弱勢的配偶。創始人股東應慎重簽訂對賭條款,對回購責任人予以明確約定,防止債務波及家人的情況發生。”錢侃侃表示。

  在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繆因知看來,在當前人們投資渠道多元化、炒股炒房玩互聯網金融的背景下,比起李明這樣的知名商人的大手筆,反而是普通百姓更可能在配偶不知情甚至反對時,借入大量資金,折騰比對賭更不靠譜的事情,風險很大。所以在新的社會共識達成的背景下,可以匯聚民意,調整法律對法益的保護次序。

  “具體來講,立法機構可以把‘共同生活’明確縮限為‘共同日常生活消費’(或由司法機構通過法律解釋來實現)。夫妻一方借入超出這一標準所需的資金的,視為單方債務。這樣,債權人為保護自己的權益,而希望夫妻雙方共同擔責的,就需要多一個步驟,讓夫妻都簽名成為債務人。”繆因知如是建議。

責任編輯:馬龍 SF061

推薦閱讀: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