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燕生:廣東深圳佛山研發強度已超發達國家平均水平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

  新浪財經訊 由佛山市總商會主辦,《財經》雜誌、《財經》智庫承辦的“2018中國製造論壇”於1月13-14日在廣州佛山舉辦,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出席並演講。

  其表示佛山已經進入一個由創新驅動的新階段,數據显示,廣東2016年研發強度2.56%,廣東2016年投入研發創新的錢2035億人民幣,全國第一。香港的研發強度是0.73%,2016年香港投入研發創新的錢是155億,香港特區政府決定在2022年五年後研發強度要提高到1.5%,研發創新的投入要增加到450億港元。深圳,研發強度4.1%,投入研發創新錢800億。佛山研發強度2.72%,投入研發創新的錢是224億,超過了江西、山西,超過了國內14個省市自治區研發創新的投入。

  這說明廣東、深圳、佛山研發強度已經超過OECD平均水平2.4%,也就是說佛山人憑草根進入到研發強度已經超過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

  張燕生指出,現在流量已經超過發達國家,需要的是存量,也就是堅持創新驅動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佛山人的經濟就會從低端到高端。

  以下為演講實錄:

  張燕生: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朱森第主任的介紹非常全面、深刻,我只是做一些補充。

  我重點還是講一下佛山三位一體通過高質量轉型,就是我們研究的一些體會和心得。

  接着朱主任所講的,佛山的特點是什麼,我把朱主任的介紹濃縮成一個小的樣板,五個城市的比較。從五個城市的比較,可以看到佛山和寧波、青島這兩個副省級計劃單列城市的比較,和蘇州、無錫兩个中國工業基礎最好的明星城市比較。從比較中可以看到什麼?從高速增長的指標來看,GDP佛山排第四,人均GDP佛山排第三,從工業總產值和增加值的角度,佛山工業增加值在這幾個明星城市中排第二,工業增加值佔GDP比例,工業化率佛山排第一。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過去35年佛山的輝煌靠的是工業,也就是佛山工業總產值和佛山工業增加值佔GDP的比例在五個明星城市樣板中,一個是排第二,一個是排第一。

  第五項指標,馳名品牌的排名,佛山排第一。佛山馳名品牌排第一對過去35年中國工業發展、中國製造業發展有着重要的意義。因為我們知道佛山和珠三角地區其他的城市是一樣的,我們市場經濟的第一桶金,從“三來一補”開始,但是佛山沒有在這一步停下來,沒有沿着代工的路走下去,我們在80年代,用“三來一補”學會為市場經濟生產後,佛山人就轉向了自主的知識產權、自主品牌、自主營銷渠道。

  佛山就像產業生態體系一樣,經歷了從低端、中端、高端,像人的生長一樣,經歷了三歲、八歲、十五歲,經歷了全過程,才能在馳名品牌中排名第一,我們靠的是草根、民營、市場經濟。我們沒有國家的重大項目,沒有國家重大的科技支持,我們憑草根過去35年創造了佛山的輝煌。因此,我們討論佛山案例,討論佛山模式,最重要的一點,佛山很中國,佛山能做到,中國其他地方就能做到,因為我們靠的是市場,靠的是民營,靠的是草根。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做了中國的未來,中國政府與市場,肖教授帶領香港研究團隊,我帶領一支發改委研究團隊,共同研究佛山,我們體會最深的是:佛山善用市場無形的手,政府有形的手,社會和諧的手,協同發力。佛山過去35年靠市場、政府、社會相互增進,創造內生性增長的動力。

  我把“三隻手”過去35年怎麼過來的做了籠統概括,時間關係我不講了。

  過去35年,中國改革開放在製造業形成所有制結構是什麼樣子,過去35年國有企業比重是27.8%,民營企業比重61.2%,外商投資比重11%,在過去35年中國改革開放取得最重要進步的是在製造業,而在製造業中間從所有制結構來說,形成了民企佔六成以上,外企佔一成以上,民企、外企合併佔七成以上的混合所有制,是市場機制發揮重要作用的經濟環境。沿着表往下看,

  沿着表往下看(見PPT)醫療健康國有成分佔90%,文化環節國有成分佔87%,教育國有成分佔73%,金融國有成分佔91%,科研國有成分佔70%,金融和租賃國有成分佔76%,佛山工業、佛山經濟、今後轉型靠的是工業服務,靠的是生產性服務,現代服務業支撐佛山轉型。遇到的問題是未來35年,如何在現代工業服務、現代生產性服務業形成民企佔六成以上,外企佔一成以上,也同樣形成一個混合所有制結構,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的發揮政府的作用。

  我和肖教授研究時,採取的方法是路徑依賴,我們研究佛山的過去,研究佛山的今天,研究佛山的明天,也就是佛山未來35年要想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要想建立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現代化產業體系。要真正在一個新時代,高水平開放,推動高標準改革,實現高質量發展,涉及到政府、市場、社會協同發力的關係,在新的階段要發生新的變化。

  佛山進入一個創新驅動的新階段。粵港澳大灣區研發強度的數據,廣東2016年研發強度2.56%,廣東2016年投入研發創新的錢2035億人民幣,全國第一。我們再往下看,也就是香港的研發強度是0.73%,2016年香港投入研發創新的錢是155億,香港特區政府決定在2022年五年後研發強度要提高到1.5%,研發創新的投入要增加到450億港元。

  深圳,研發強度4.1%,投入研發創新的錢是800億,佛山研發強度2.72%,投入研發創新的錢是224億,超過了江西、山西,超過了國內14個省市自治區研發創新的投入。這個指標說明什麼?說明廣東、深圳、佛山研發強度已經超過OECD平均水平2.4%,也就是說佛山人憑草根進入到研發強度已經超過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現在流量已經超過發達國家,需要的是存量,也就是堅持創新驅動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佛山人的經濟就會從低端到高端,佛山就一定會產生高大上的現代製造和現代服務。

  我們的困境是什麼?我列出2016年國家工業、製造業研發強度的情況。整個製造業2016年投入創新的錢是1萬億,研發強度只有1%。在我看來什麼叫1%?1%也就是整個製造業剛剛邁入投資驅動階段,製造業行業會發現佛山人集中的行業,農副產品、食品加工、紡織服裝、化工等等,研發強度通通低於1%。即使是一些先進製造,研發強度很少能夠在2%以上。這張表告訴我們什麼?我們佛山已經進入到創新驅動階段,但是我們的製造業仍然大而不強。佛山的未來要實現高速增長到高質量發展,怎麼使製造業、工業加大創新投入的強度,怎麼提高創新產出,發明專利申請增長部分的效率,這對佛山人未來的轉型很重要。

  對於這個問題,對於粵港澳大灣區來說,香港有廣東所沒有的四所世界一流大學。什麼叫世界一流大學?就是邁進知識經濟時代的大學,香港有排名世界前100位的一流大學,廣東沒有,廣東仍然是工業經濟時代的大學,佛山人要想走向專業經濟創新,如何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用好香港世界一流大學的資源,這對佛山人來說借船出海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有佛山人最需要的現代服務業,香港有全球貿易世界級優勢等等,美國、英國、香港在給全世界提供先進服務,誰在購買先進服務?德國、日本、內地,製造業為強的地方,怎麼用好香港世界級工業服務和生產性服務,也包括現代服務,對於我們佛山人的轉型升級是至關重要的。香港經濟自由度全球第一,有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的環境。香港有一個更加自由、開放的投資環境,包括香港法制、香港國際化。佛山製造業、佛山工業、佛山草根要想走向世界,要想走向高端、要向全球引智,用好香港,用好香港的現代服務,用好香港一流大學,用好香港的國際化、法制化、規範化,也就是四中全會所說,法無授權不可為,法無禁止皆可為,建立起佛山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對於佛山草根企業來說,佛山草根企業的轉型比登天都難,我們缺技術、缺人才、缺資金、缺品牌、缺渠道,缺轉型升級的經驗和能力,佛山的企業轉型相當於當年從游擊隊到正規軍脫胎換骨的轉型。因此佛山人會面臨着要實現轉型應該怎麼辦?我個人認為,我們職業教育技術培訓,幫助企業解決技術創新,我們缺材料、缺關鍵零部件,這不是企業可以解決的,也不是市場可以解決的,根據我的了解,佛山領導包括朱市長在這方面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光靠佛山很難解決,怎麼辦?因為要建立起一個跨境的創新體系,用好全國、用好全球創新人才、創新資源、創新要素。比如香港科技園為知識產權轉化裝置投了40億港元,佛山人靠自己不起,如何用好香港科技園知識產權轉化裝置等等。粵港澳大灣區提出的目標是對標舊金山,推動科技創新,對標紐約灣區,對標東京灣區,對於佛山來說怎麼定位也至關重要。

  佛山模式面臨着從“養孩子”到“領孩子”的轉變,發展內生性增長因素,但是轉型非常難,怎麼辦?佛山人喊出的口號是對標德國、對標歐洲,怎麼對標?佛山把德國大眾引入佛山,讓民營企業可以就近觀察德國全球跨國公司如何管理、如何配套、如何創新、如何銷售。下一步我們希望國家在科技創新有一些大的裝置、大的項目、大的攻關領域落戶佛山,幫助佛山企業轉型。

  最後,佛山要改善營商環境,從目前全球78位提高到像日本32位,提高到像台灣一樣12位,提高到像香港5位,提高到像新加坡、新西蘭第1位。這就是佛山人轉型,有着好的投資環境、營商環境、市場環境,未來30年,佛山人會展現新30年的輝煌。

  謝謝。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責任編輯:謝長杉

推薦閱讀: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