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益類基金"女狀元"唐倩:時間是壞公司的敵人

  編者按:2017年公募基金的各項排名塵埃落定,在備受關注的權益類基金排行榜上,林鵬、蕭楠、彭凌志、劉彥春所操盤的基金最終殺入五強之列。值得注意的是,權益狀元之位再次與女基金經理擦身而過。

  而從歷史數據來看,從2003年開始的歷次年度權益類公募狀元之爭中,女性基金掌舵人從未問鼎過狀元之位。同時,從內地公募不長的發展歷史來看,儘管也曾湧現出黨開宇、王茹遠、張婭、袁蓓這樣的明星基金經理,但成就始終難和公募一線“大咖”相提並論。

  雖然未能登頂,但2017年一批權益類女基金經理的業績還是可圈可點:交銀施羅德的唐倩掌舵交銀穩健配置混合A,該基金2017年全年凈值增長率約為55.25%,成為2017年權益女狀元,並且殺入全部混合基金前十;此外,嘉實基金的譚麗、銀河基金的李雪、中銀基金的嚴菲等女將2017年業績亦不俗,對照來看,成名已久的華寶基金閆旭等人卻在2017年遭遇滑鐵盧。

  本周,2017年權益類基金“女狀元”唐倩接受了《紅周刊》記者的專訪,暢談了其選股之道和投資哲學,以及作為女性基金經理選股的特有優勢。

  回眸2017:基金“老將”有何取勝之匙?

  《紅周刊》:回眸2017年,您採取了怎樣的策略來把握市場?倉位是如何把控的呢?

  唐倩:2017年,國內市場呈現出成份股走勢遠好於綜合指數,大市值板塊遠好於創業板的特點。而我的整體策略是通過把握優秀質地、並且估值合理的龍頭公司,賺取業績成長和部分估值擴張的阿爾法收益;全年策略變化不大,堅持投資價值股以及低估值的持倉結構,目標在於獲取長期的穩定回報,而各季度股票倉位維持在80%以上。

  因為觀察過去五年的市場,A股上市公司中在某些競爭性領域,行業老大的市值增長遠遠超出了行業老二,因為行業龍頭管理優秀、專註主業、穩健經營、行業空間大,抗風險能力強;龍頭公司的財務表現,可能短期並不出眾,但從五年的期限來看,能給股東帶來超額的投資回報。

  《紅周刊》:2017年可以說是價值投資的春天,您選股的大市值、龍頭股也是價值投資的體現。具體到二級市場實操,您又是如何做的呢?

  唐倩:我理解的價值投資是有着嚴格的紀律性、在選擇標的、估值方面均設定了很高的標準;我的目標是尋找並長期持有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的優秀企業,在分析股票的投資價值時,我所遵循的是“第一性原理”。具體說來,“第一性原理”是指採用最基本的事實和原理去推斷,而不是模仿或者類比原則。在投資行業,“第一性原理”就是企業的中長期盈利前景,這是股東價值的最根本來源。

  不過,在分析股票的投資價值時,很多人會採用多種因子去分析,有些在中短期是有效的因素,比如經濟周期帶來的供需變化、利率波動和調控政策等。但事實上,會有很多超越這些中短期因素的力量。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兩家產品雷同、收入規模接近的公司,面臨完全一樣的外部因素,五年以後,二者的境遇則是天壤之別!

  《紅周刊》:您具體要參考哪些指標?

  唐倩:我的理念是尋找並長期持有優秀質地、並且估值合理的行業龍頭公司,賺取業績成長和部分估值擴張的阿爾法收益。

  挖掘細分行業龍頭,主要關注公司管理層是否高效,過往經營業績表現是否令人滿意,公司是否有合適的激勵機制,對未來3-5年的戰略規劃是否清晰。具體到財務指標,凈資產收益率是基本,背後還會關注利潤率、周轉率以及負債率等指標。

  《紅周刊》:請問您的持股周期是怎樣的?您是如何選擇賣出時點的?

  唐倩:就我個人而言,對於看好的個股會堅定持有,持股周期較長,換手較低,2017年以來各個季度基金持有的十大重倉股僅調換了3隻。(從該基金已經披露的前三季度季報來看,被調換的三隻股票是東阿阿膠華海葯業贛鋒鋰業,而基金一直重倉持有的股票是光大嘉寶中國醫藥雲南白葯東方雨虹首旅酒店美的集團貴州茅台)在投資中,我一直在學習做減法,深知個人在研究水平上達不到駕馭全局的能力,不適合做所謂的行業輪動。

  擇時方面我是比較淡化的,一般不會刻意追求賣出的時點問題。

  暢想2018:消費板塊有望強者恆強!

  《紅周刊》:歲末年初,國內國際宏觀經濟環境面臨着新的因素影響,例如美聯儲加息等;您如何看待A股所面臨的市場環境?

  唐倩:目前的市場環境,我認為全球實際利率的超低水平根本上是投資收益率下降導致,低利率周期可能會持續較長,帶來結構性估值水平的上升;由於企業投資的瓶頸越來越明顯,市場環境有利於龍頭企業的發展,高盈利、高分紅水平以及創造價值的成長性企業,在未來仍然可能面臨盈利和估值相對較為有利的局面。

  未來五年,如果投資是“可能性”和“確定性”之間的二選一,我傾向於“確定性”仍然會勝出。

  《紅周刊》:機構對於2017年領漲的消費類白馬藍籌股目前的股價和估值也產生了分歧,請問您對這一類股票未來的投資價值如何看?如果未來還想要深耕這一領域,您會着眼於哪一個板塊?

  唐倩:個人認為,投資價值是着眼於中長期的預期,所以我們不用過多關注短期的博弈,有基本面的支撐,估值和股價自然會跟上,即使過程中會有一些波動和調整,但從長遠出發,真正有競爭力的公司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

  目前我們消費型社會的轉型是中長期趨勢,與消費相關的行業和公司都面臨着很好的發展機會,所以整體來看這類股票是具備投資價值的,消費領域的競爭和變化也是殘酷的,需要深入分析各家公司的差異。

  同時必須認識到,隨着市場越來越成熟,整個板塊一起漲和一起跌的現象會越來越少,這就意味着同一行業或板塊的公司表現差異會明顯分化,真正有業績的優質公司才能持續勝出。我對消費類個股的研究也比較多,但不局限於某一個板塊,我的投資策略是尋找各個細分行業的龍頭公司,當行業細分完成后,擇股階段是非常自下而上的,專註點在於公司本身的競爭力。

  《紅周刊》:2017年市場的投資風格在發生轉變,中小創整體表現稍遜一籌,但近期機構頻頻提及“創藍籌”的概念,您對這一領域的實操有何經驗?2018年,對這一領域又有何想法?

  唐倩:我在2017年的投資中沒有太多涉及中小創,整體而言,我認為該板塊的公司質地和估值水平尚且構不成投資基礎,所以短期內對該領域投資比較謹慎。至於其中短期漲幅驚人的彈性品種,大多是波段性的投資機會,整體而言,中小創板塊的公司質地和估值水平尚且構不成投資基礎,“小而美”的投資邏輯值得商榷。

  聚焦“她經濟”:熟悉的地方看得見風景?

  《紅周刊》:作為女性的基金經理,您覺得您在股票投資時有哪些優勢和哪些劣勢呢?從性別優勢的角度講,您對哪些板塊又有獨到的見解呢?

  唐倩:作為女性,我認為對生活更細膩的感受為我的投資帶來了很多切入點。投資本就離生活很近,以消費升級下的“她經濟”為例,伴隨着消費升級的大趨勢,女性在美容、服裝、飾品、休閑旅遊等全方位美麗時尚的追求產生了大量的消費需求,甚至催生出新業態,同時帶來了相關行業和個股的爆發。作為女性基金經理,對於這些板塊天然的敏銳度和直覺性使我們對行業的理解更加深刻,從生活消費中觀察出的現象和趨勢是領先於公司財務指標的信息,也讓我們在切實分析個股時更加全面和深入。

  類似這樣由生活經驗折射到投資上的操作不僅能敏銳地把握投資機會,同時生活中最真實的感受也能避免我們被市場的表象所迷惑。尤其是當新鮮事物新業態產生,往往市場上有很多的“炒作”和“故事”,如何避免踩雷,防範“講故事”的風險,這是我們不光在調研和研究分析中努力的,在生活中的發現和觀察也很重要。投資美好生活,作為一名女性基金經理,我希望能將投資和美好生活更好地結合起來。

  《紅周刊》:作為女性基金經理,您的投資風險意識是否更強,在實操中是如何把控風險的呢?

  唐倩:我其實經常被問到是如何控制風險的,最容易被想到的是,控制倉位、均衡配置和行業分散等等。但我認為,只有深入和持續研究,大幅提高買入標準,並且做好長期持有的準備才能真正控制風險。

  “時間是好公司的朋友,是壞公司的敵人”。同樣,時間也是檢驗是非成敗的唯一標準。如果買入一個在半年內漲幅巨大的公司,當然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如果過了兩年後,這個公司的市值跌去了一半,而且沒有收復失地的可能。我對於這樣的投資標的,還是避而遠之的。

責任編輯:王萌

推薦閱讀: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