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轎車入股摩拜試水共享汽車 但共享經濟盈利很難

  一汽轎車入股摩拜出行

  聯手試水共享汽車

  ■本報記者 鋒刃 北京報道

  1月8日,一汽轎車(000800.SZ)連發三份合作公告,宣布分別與貴安新區管委會、貴安新區摩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摩拜出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同時與貴安新區新特電動汽車工業有限公司(下稱:新特汽車)簽訂合作生產框架協議。三方合作,最終目標直指一汽與摩拜的合作。對於2017年剛實現扭虧為盈的一汽轎車而言,2018年顯得尤為重要。

  跌宕起伏

  此次,一汽轎車與新特汽車簽訂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和生產達成戰略合作,並共同簽署《電動車項目合作生產框架協議》。雙方並宣布聯合成立研究院,在為期五年的合作中,將合作研發及生產電動汽車系列新產品,共同致力於新能源汽車產業的推進和發展。

  根據協議,新特汽車在合作中負責產品的設計開發及地方准入等,一汽轎車為產品車型進行認證和申報公告等。新特汽車還負責產品全部零部件的開發,並作為該車型零部件總供應商,同時負責全部外協零件的發包、生產準備以及產能保障工作;一汽轎車則提供一汽馬自達最先進的全自動機器人生產線。

  其實,這並非是一汽轎車首次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早在2012年,一汽轎車發布公告稱,計劃投資43.48億元在長春建設新能源工廠技術改造項目,該項目包括衝壓、焊裝、塗裝、總裝四大工藝生產線、廠房及輔助設施,具備雙班年產20萬輛轎車的生產能力。按照一汽轎車當時的規劃,新能源工廠的建設周期為22個月,即2014年可以正式投產。熱情的投資並未換回理想的業績,據一汽轎車2012年公告显示,當年一汽轎車的累計銷量為18.5萬輛,同比下跌24%,其中奔騰品牌的銷量下跌近30%。2012年其歸屬上市公司的凈利潤由2011年的盈利2.17億元下降為-7.56億元,同比下降448.65%。

  據乘聯會數據显示,2014年國內新能源乘用車的累計銷量為5.8萬輛,短時間內無法適應長春工廠20萬產能的潛力。一汽轎車投資新能源汽車工廠5年後,2017年4月末《一汽轎車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屆監事會第九次會議決議公告》显示,全票通過關於調整未來新能源產品實施地點暨終止建設新能源工廠技術改造項目的議案,新能源工廠建設項目被終止。

  近年,一汽轎車除新能源汽車業績令人大跌眼鏡外,其公司整體業績跌宕起伏。據一汽轎車2017年三季報显示,其凈利潤為2.91億元,同比增長140.69%。而據2016年財報显示,一汽轎車全年凈利虧損高達9.54億元。而對標同為國有企業背景的長安汽車卻是另一番景象,據長安汽車(000625.SZ)2017年三季報显示,其凈利潤為58.11億元。而對標參考部分民營汽車企業的業績,一汽轎車的業績可謂差得離譜。據長城汽車(601633.SH)2017年三季報显示,其凈利潤為28.79億元;2016年報其凈利潤為105.51億,同比增長30.92%。

  2017年,一汽轎車雖實現扭虧,但並非依靠自主品牌實現。據一汽轎車2017年上半年銷量為例,其中自主品牌奔騰的銷量為4.56萬輛,約佔上半年銷量的40%。而一汽馬自達1-6月的總銷量達到5.88萬輛,與2016年同期相比,增幅高達92%。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一汽轎車能在2017年實現扭虧,這得益於合資品牌一汽馬自達的銷量及業績的增長。

  趨勢

  近年,在國家不斷推出支持新能源汽車新政同時,各大車企紛紛接連布局新能源汽車。據中汽協數據显示,2017年1-11月,新能源汽車累計銷量60.9萬輛,同比增長51.4%。其中純電動汽車累計銷量50.4萬輛,同比增長59.4%;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累計銷量10.5萬輛,同比增長21.8%。

  天風證券汽車行業首席分析師崔琰表示,新能源汽車產業正逐步由政策驅動轉化為需求推動,隨着車型增加、供給大幅改善,未來三到五年,整個市場應該每年都會有50%以上的增速。非常看好新能源汽車中長期成長,行業大變革帶來大級別投資機會。

  早在2011年4月,一汽集團便對外發布“藍途戰略”。主要計劃就是在新能源汽車產品開發、能力建設、生產準備等方面投資98億元,打造乘用車純電動平台、混合動力平台、插電式混合動力平台和多個新能源商用車產品平台,共計開發13款新能源乘用車和3款新能源商用車。值得關注的是,2014年一汽再次發布關於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規劃,並提出到2020年完成關鍵總成資源布局,實現6個新能源整車平台、16款車型全系產業化準備,佔據新能源市場份額15%以上,要做中國新能源汽車領跑者。

  2017年初,一汽集團表示,新能源汽車是國家重點鼓勵發展的產業,一汽集團公司對於新能源汽車有統一的發展規劃,公司目前仍以生產銷售傳統乘用車為主。就一汽曾多次發布新能源汽車戰略,但又並未造出為之驕傲的新能源汽車產品,《華夏時報》記者致電一汽轎車方面,希望得到解讀,但至截稿前一汽轎車並未作出任何回應。

  東興證券表示,2018年新能源乘用車產銷預計70萬-80萬輛,同比增長40%-60%。網傳續航里程介於150km和200km的車型,單車國補補貼從3.6萬元降至1萬元,而該類車型銷量佔2017年整個新能源乘用車銷量的70%。車企积極調整產品結構,對原有150km-200km車型進行升級改造,通過增加電池電量、增加續航里程同時採購更高能量密度的電池,以獲得更高等級的補貼,升級後車型銷量有望快速增長。對於300km以上高續航里程車型,補貼調整后單車利潤不降反升,車企將加大新能源乘用車的研發和銷售,2018年銷售有望高增長。

  但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卻有不同的看法。崔東樹認為,儘管2017年新能源乘用車表現非常好,但2018年的增長卻令人擔憂。今年是新能源車增長動力從限購和補貼政策推動轉向市場拉動的轉型年,限購城市牌照支持達到峰值,北京、上海都可能沒有牌照增量,這對中大型電動車增量非常不利,2018年中國新能源乘用車銷量的增長很不樂觀。

  爭議共享

  一汽轎車通過新能源汽車項目入股摩拜出行,已顯得有些落伍的“共和國長子”與正處於共享經濟風潮上的“摩拜新人”之間的握手,着實令業界大為吃驚。其實,一汽轎車與摩拜早在2017年底便已展開合作。2017年12月29日,一汽轎車旗下奔騰品牌純電動汽車奔騰B30EV成為摩拜共享汽車首批用車。而近日,一汽轎車在網絡互動平台上回答投資者關於B30EV奔騰純電動汽車銷售情況時表示,摩拜項目先期採購數量是40台,仍在跟進後續合作。

  外界認為,摩拜單車與一汽轎車的合作是其延伸共享出行產業鏈,布局共享單車、網約車、拼車等業務的戰略動作。為此,《華夏時報》記者通過致電及郵件希望摩拜解讀與一汽轎車聯手進入共享汽車領域相關問題,但至截稿前並未得到任何回應。對於一汽轎車來說,在大部分汽車企業已布局共享汽車出行領域背景下,姍姍來遲的一汽轎車能否取得一定的地位暫時不得而知。

  據了解,摩拜共享汽車首期將在貴安新區及貴陽市主城區試運營,覆蓋觀山湖區、雲岩區、南明區、花溪區、清鎮市等主要行政區及商圈。首批上線的共享汽車均為新能源電動汽車。目前,摩拜單車除共享單車業務外,還涉及摩拜專車及順風車業務。據工商資料显示,早在2017年6月26日,摩拜就註冊“摩拜出行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胡瑋煒,註冊資本5000萬元。隨後有消息稱,摩拜內部成立獨立的出行服務部門,負責網約車業務。2017年9月,摩拜與首汽約車簽署戰略框架,在APP接入、服務互通、用戶對接、品牌營銷和技術研發等領域展開全方位合作。據公開資料显示,2017年11月初,摩拜單車與貴州新特電動汽車簽訂協議,雙方就定製摩拜出行共享汽車、助力電動車、建設智能化電動汽車共享平台以及成立共享汽車投資基金等方面達成合作。

  共享汽車風潮似乎真的很熱,據普華永道思略特的報告显示,到2030年,数字出行服務業市場規模將達到2.2萬億美元(約合14.42億元人民幣),其中共享及自動駕駛汽車(以及偶爾的拼車)將佔到25%~37%的行駛里程。而美國、歐洲和中國共享出行的市場價值將達到1.5萬億美元(約合9.76億人民幣,從2017年到2030年的年增長率為24%)。

  2017年末,本田中國宣布與東軟集團(600718.SH)旗下的汽車共享事業公司睿馳達新能源汽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注資6000萬元,攜手開展汽車共享事業。而此前不久,東風雷諾、寶馬、東風乘用車、日產等相繼推出或落地汽車共享項目。而作為互聯網企業,美團已在成都展開“美團租車”業務的試運行,正式進入共享汽車領域。共享經濟火熱背後,則是行業整體處於未盈利狀態。據普華永道統計,目前分時租賃汽車企業平均單車虧損每天在50元-120元。就在不久前,首家共享汽車企業“EZZY”已宣布倒閉。

  事實上,外界對於共享汽車的商業模式一直處於質疑狀態,其運營模式及盈利模式並不明朗。某知名投資人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Uber、滴滴起步時都是分享經濟,通過利用閑人、閑車形成分享,做着做着便成為共享經濟。共享經濟需投入新的資源提高效率,新資源本身是有成本的。共享經濟盈利很難,投入的資源需先回收成本,然後才能談盈利,而共享經濟的產品會越來越貴。

責任編輯:馬龍 SF061

推薦閱讀: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