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資旗下公募基金獲批:投資管理再擴頻

  1月5日,證監會披露的信息显示,PE機構弘毅投資所申請設立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弘毅遠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弘毅遠方”)已經獲批,成為2018年新年伊始公布獲批的首家公募基金公司。

  2014年7月前後,首批PE系公募基金公司紅土創新基金、九泰基金相繼成立,其控股股東分別為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九鼎投資。此後的三年中,新沃資本的新沃基金、中科招商的中科沃土、摯信資本創始人李曙軍參与的恆越基金相繼獲得牌照。

  與前述機構的全資成立子公司涉足公募基金業務和控股公募基金公司不同,景林投資入股長安基金獲得25.93%的股權,華平投資收購了法國興業銀行所持華寶基金49%的股權。

  本次弘毅投資申請設立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獲批,為公募基金行業又添生力軍。PE機構涉足公募基金投資的現象為何越來越多?參与者如何看待風險機會,將一級市場優勢向二級市場遷移?

  深耕價值投資

  在2016年5月舉辦的“中國私募基金業2016論壇”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李超曾公開肯定私募基金的發展成果,並鼓勵符合條件的私募機構申請公募牌照。

  趙令歡分析,證監會鼓勵私募基金申請公募牌照的原因,是將私募的管理機制引入到二級市場的公募投資中來,從而帶來更多基於長期價值投資的機構投資行為。

  總體來說,私募機構希望進入公募投資領域,則主要基於以下考慮:產品線更豐富多樣;有助於直接拓寬資金來源渠道,擴大管理規模;有助於加強品牌效應,提高公信力;不少大型私募有完善、龐大的投研團隊,建立公募體系有助於人才匯聚和激勵等。

  證監會公布的信息显示,弘毅遠方的註冊地在上海,弘毅投資(北京)有限公司(“弘毅投資”)持弘毅遠方100%的股權。

  實際上,公司早在2015年即向證監會遞交材料,申請設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過去的兩年多時間中,公司設立了超過30人的團隊、以自有資金進行公募基金投資的實踐。

  自2013年新《基金法》及《資產管理機構開展公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業務暫行規定》實施以來,公募基金牌照正式放開。符合規定的券商、保險資管、私募證券基金管理機構等有實力的資管機構,可以獲得發行公募基金的資格,公募基金也不再獨享牌照優勢。

  隨着大資管時代的到來,公募基金牌照成為金融機構競相爭奪的稀缺資源。市場上的基金公司也已經可以依據大股東的性質劃分為銀行系、券商系、信託系、保險系和PE系等。

  趙令歡告訴記者,弘毅投資一直以來的理念是通過價值創造、來為實體經濟服務,具體實踐中則主要是在做“三多”,即,多投資產品、多資金來源、多配資層次。

  那麼,對於一家致力於為投資人提供多投資產品、為被投企業提供多融資解決方案的股權投資機構來說,將要如何走好投資管理之路?

  “弘毅遠方不會簡單的追求規模,而是要做一家追求業績和價值投資特色的二級市場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弘毅投資董事長趙令歡說,將以投資二級市場標準標的的公募產品為著力點,把在一級市場價值投資的認知和經驗應用到二級市場。

  過去15年中,弘毅投資在醫療健康、消費與餐飲、文化傳媒、環保與新能源、高端製造等領域投資於超過百家中外企業。在弘毅遠方的規劃中,公募基金投資業務將更多在這些弘毅投資團隊實踐較多的行業中展開。

  “弘毅在啟動公募基金投資之初未見得要追求規模的快速增長。我們更追求的是良好的投資回報業績,以清晰的價值投資、增值服務能力,來贏得越來越多的投資大眾和中國機構投資人的信賴。”在趙令歡看來,秉持國企改革和跨境投資兩大能力,從一級市場投資拓展到二級市場是非常有意義的業務延伸。

  成立於2003年的弘毅投資,目前的管理資金總規模超過700億元人民幣,出資人包括國家養老儲備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大學捐贈基金、區域或行業養老金、保險公司、家族基金會及個人投資者等多種類型。

  公開資料显示,弘毅投資以併購投資為主要模式,專長在於國企改制和跨境併購,早年參与的國企改制項目包括中國玻璃、石葯集團、中聯重科等,在過去一年多中還參与了中糧資本、中聯環衛、首創熱力等項目。

  趙令歡稱,會堅持自己的認知和長項,堅決不會隨波逐流的做賭博性或炒作型投資。“在我們看來,不管是一級市場、一級半市場,還是二級市場,價值的產生都是要基於企業本身的發展。”

  完善公私募防火牆

  “申請公募牌照不會成為PE/VC機構的普遍選擇。這和一家機構的綜合實力與整體發展策略有關,有做大資管平台意願的機構,申請公募基金牌照的動力會強一些。”投中研究院院長國立波分析說。

  也有多位PE機構人士向記者指出,儘管一些管理規模較大的股權投資機構希望從一級市場跨到二級市場,但公募基金投資是一個全新的業務線,業務拓展仍有很大的挑戰需要面對。

  作為一家以私募股權投資業務為主的投資管理公司,弘毅投資近年來不斷進行業務橫向擴充,如地產金融、二級市場、夾層業務等,而諸多創新業務的表現參差不齊,比如地產金融可圈可點,而夾層業務則不盡如人意。

  前幾日,弘毅投資的夾層基金產品陷入逾期指控的壓力,公司所管理的10億元夾層基金“弘毅一期(深圳)夾層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共投資了五個項目,資管計劃進入清算期,卻仍有三個項目尚未完成退出。

  關於夾層基金產品的最新進展,弘毅投資相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應:“基金公司正在盡職盡責地履行基金管理人的職責,集中資源以完成這些項目的資金回收和基金清算,最大化維護投資人的利益,特別是投資本金的安全。”

  該人士稱,三個項目都正在資金回收階段,相關企業都在努力配合基金的退出。即使是進入司法執行階段的項目,也有一定的抵押擔保財產可供執行,基金管理團隊也在积極履行管理和清收職責。

  對於記者關於弘毅投資是否會繼續經營夾層基金業務的問詢,弘毅投資表示:“公司對於新創業務會根據宏觀大環境、行業的變化以及我們業務推進的具體情況,不斷地吸取經驗教訓,進行優化調整。”

  針對公募與私募之間的風險隔離,趙令歡表示,弘毅會從多個方面建立完善公私募之間的防火牆。“首先,從頂層設計上貫徹公司治理的要求,股東充分尊重公募基金公司的獨立性和其受託管理業務的獨立性,任何對公司的管理只能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通過董事會進行;其次,公私募人員團隊獨立,不允許人員兼職;業務系統隔離,業務運營、投資、客戶信息隔離;投資決策和授權流程獨立,互不干預,投資決策自主。公司並從事前的規則設計、事中的執行監控、事後的審計檢查多方面着手,切實防範違規行為,保障基金份額持有人利益優先。”(編輯 林坤)

責任編輯:王萌

推薦閱讀: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