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類股東"政策落地:預示新三板與A股對接將提速

  “考慮到‘三類股東’問題不僅涉及到IPO監管政策,還涉及到新三板發展問題,證監會對‘三類股東’問題的處理非常慎重,經反覆研究論證,近期明確了新三板掛牌企業申請IPO時存在“三類股東”的監管政策。”

  今天,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對新三板市場討論多年的“三類股東”焦點問題予以明確,要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不得為“三類股東”,並將“三類股東”納入金融監管部門有效監管,並要求對“三類股東”做穿透式披露等。

  業內人士認為,這一政策將有利於提升“三類股東”投資新三板企業的熱情,有效緩解新三板企業融資難題,同時將為下一步新三板企業轉板打好制度基礎。

  “三類股東”問題影響新三板企業A股上市

  據業內人士介紹,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信託計劃等“三類股東”在2015年全年,尤其是2015上半年投資了大量的新三板企業,目前這些企業都存在“三類股東”在企業中持股的現象。

  然而,當時允許“三類股東”去投資新三板企業,但A股擬IPO企業卻又不允許存在“三類股東”。由於這個歷史問題的影響,新三板和A股目前仍是斷裂的市場,導致不少存在“三類股東”的新三板企業無法去A股排隊上市。

  北京新鼎榮盛資本管理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馳在接受基金君採訪時表示,“三類股東”問題之所以廣受市場關注,是因為新三板有大量優質企業之前被“三類股東”投資,現在都面臨去A股排隊遇到障礙的難題,如果解決了這些企業的“三類股東”問題,也就是解決了新三板和A股市場對接的問題。

  張馳說,“目前A股排隊的企業超過1/3、大約有200家是新三板企業過去的,這樣量級的排隊企業中大量存在着‘三類股東’,是個行業性的問題,如何解決這些企業的‘三類股東’問題,涉及到了IPO的監管政策,也關聯到新三板的發展問題。”

  根據證監會發行監管部最新公示數據,截至今年1月4日,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正常審核狀態企業數量為495家,約200家新三板企業的體量或涉及“三類股東”問題,確實不容忽視。

  張馳表示,“三類股東”在新三板領域已經討論了快三年了,從2015年就開始討論,尤其是在2016-2017兩年討論更多,但監管層面此前一直沒有予以明確的規範。

  “之前,所有的新三板企業排隊上A股基本上都要把他的‘三類股東’清理掉或轉讓出去,股東里不能含有‘三類股東’才能申報IPO。之前投新三板企業,如果是‘三類股東’新三板企業自己都不想要這類資金,而券商也不允許,完全是‘一刀切’。”張馳稱。

  “三類股東”監管政策得以明確

  那麼,為何“三類股東”會遭遇監管規範的嚴要求呢?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對此有明確的表態,2016年以來,隨着新三板掛牌企業申請IPO數量逐步增多,部分企業出現了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信託計劃等“三類股東”。鑒於“三類股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可能存在層層嵌套和高槓桿,以及股東身份不透明、無法穿透等問題,在IPO發行審核過程中予以重點關注。此前,部分在審企業對“三類股東”採取了主動清理的辦法。

  北京某大型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師認為,三類股東確實存在所有權不穩定、稅收義務不穩定的問題。

  而在今天,證監會以“答記者問”的形式,明確了新三板掛牌企業申請IPO時存在“三類股東”的監管政策:

  一是基於證券法、公司法和IPO辦法的基本要求,公司的穩定性與控股股東與實際控制人的明確性是基本條件,為保證擬上市公司的穩定性、確保控股股東履行誠信義務,要求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不得為“三類股東”;

  二是鑒於目前管理部門對資管業務正在規範過程中,為確保“三類股東”依法設立並規範運作,要求其已經納入金融監管部門有效監管;

  三是為從源頭上防範利益輸送行為,防控潛在風險,從嚴監管高槓桿結構化產品和層層嵌套的投資主體,要求存在上述情形的發行人提出符合監管要求的整改計劃,並對“三類股東”做穿透式披露,同時要求中介機構對發行人及其利益相關人是否直接或間接在“三類股東”中持有權益進行核查;

  四是為確保能夠符合現行鎖定期和減持規則,要求“三類股東”對其存續期作出合理安排。

  市場評價:提升投資熱情、緩解融資難、為轉板制度奠定基礎

  北京上述大型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師認為,從證監會表態來看,這個給出了“三類股東”的解決方案指引,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今後將有利於新三板公司IPO。

  北京新鼎榮盛資本管理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馳也說,明確“三類股東”的監管政策意義深遠,這將徹底解決新三板轉A股的對接問題,以及“三類股東”投資新三板企業的限制問題。具體來看,“三類股東”的監管政策總共為四方面內容,實際上就是要對“三類股東”穿透核查,只要能說得清楚不存在資金池的“三類股東”,就可以成為企業股東,而不一定非要被清理。

  在張馳看來,這一政策明確了符合要求的“三類股東”穿透能看得清楚的仍然可以是企業的股東,不是說“三類股東”完全不允許投資新三板類企業,而是說符合條件的是可以的,不必被清理。

  張馳認為,這一政策將有利於提升“三類股東”投資新三板企業的熱情,有效緩解新三板企業融資難題,同時將為下一步新三板企業轉板打好制度基礎。

  首先,“三類股東”監管政策的明確將提升“三類股東”投資新三板企業的熱情,企業也敢要這些資金了,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信託計劃等“三類股東”也可以放開手腳去投一些新三板優質企業。

  其次,“三類股東”不能投或者投資存在較多限制,這也是新三板企業融資難的原因之一。“三類股東”的監管政策對於新三板類優質標的融資難問題以及A股的排隊問題都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式。

  第三,監管政策對新三板與A股對接,乃至轉板制度的推出也起到了很重要的鋪墊作用。監管政策明確了什麼樣的“三類股東”可以投資新三板企業未來去A股排隊,就在試圖打通新三板和A股的標的,實際上就是在為下一步新三板企業轉板打好了基礎。

  張馳稱,“市場討論多年的‘三類股東’政策終於落地了,這也意味着新三板與A股的對接在加速,預示着轉板制度也在逐漸成熟,整個資本市場改革的步伐也在不斷提速。”

責任編輯:郭春陽

推薦閱讀: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