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違約牽出賬面流動謎團

  來源:財經雜誌公眾號 

  在山東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協調下,債務違約事件得到妥善安排,龍力生物承諾將分期償還全部借款本息。但其賬面流動依然有揮之不去的謎團。

  (作為上市公司的龍力生物在財務方面暴露出的問題令人咋舌。圖/視覺中國

  《財經》記者 曲艷麗/文 王東/編輯

  坐落在山東禹城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龍力生物(002604.SZ),是當地的標杆企業。

  龍力生物的主營業務,是用硫酸分解玉米芯製作木糖,再脫碳成為木糖醇,箭牌口香糖、好麗友、蒙牛、卡夫等都是它的主要客戶。

  盛產玉米的禹城市把打造“糖都”作為自己的名片,距離龍力生物一街之隔,就是另外一家功能糖上市公司保齡寶(002286.SZ)。走在附近的行人仔細聞一聞,空氣里甚至有一些微微的酸味。

  因為一起債務違約,龍力生物走向了輿論中心。2016年11月,大同證券管理的資金集合計劃“同吉9號”和“同吉10號”向龍力生物借款22656萬元,同吉9號13759萬元借款在2017年12月7日到期,同吉10號8897萬元將於2018年2月9日到期。

  然而,在2017年12月7日同吉9號到期之時,龍力生物卻沒有按時清償。

  因為是放在陸金所平台上代銷的,這起債務違約引起軒然大波。118名投資人投資了該產品,百萬元起投,年化利率6.7%,大同證券從該資產管理計劃中收取的管理費高達3.5%。

  在山東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協調下,債務違約事件得到妥善安排,龍力生物承諾將分期償還全部借款本息。可是,龍力生物賬面流動依然有揮之不去的謎團。

  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其三度發函,包括2017年12月19日下發的關注函、12月27日的監管函、2018年1月2日又發關注函,卻始終未獲得完整清晰的答覆。

  作為上市公司的龍力生物在財務方面暴露出的問題令人咋舌,要釐清其面臨的債務糾紛有待監管部門介入。

  錢去哪兒了?

  龍力生物的財務狀況對外界來說,是一個謎。在2017年三季度末時,龍力生物的賬面貨幣資金還高達9.36億元。

  龍力生物對此的解釋是,臨近年末結賬,日常經營往來結算較頻繁,流動資金需求量較大,受內外部環境影響,公司流動資金或出現暫時性短缺。

  截至2017年12月29日,龍力生物在六家銀行的11個賬戶處於凍結狀態,包含農業銀行禹城支行的基本戶、工商銀行禹城支行的基本往來賬戶,以及分別在工商銀行禹城支行、建設銀行禹城支行、農業銀行禹城支行的四個募集資金專戶等,實際凍結總金額為1034.16萬元。

  其中有8個賬戶是大同證券在2017年12月11日至13日在訴前保全程序中申請凍結的,實際凍結金額441萬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龍力生物募集資金餘額2.7487億元,還存放在前述工商銀行禹城支行的兩個募集資金賬戶中。龍力生物並沒有收到法院對其財產進行保全的裁定文書,賬戶被凍結的消息是後來一一打電話去各家銀行問到的。

  龍力生物稱,正在积極通過多種方式緩解流動資金暫時性短缺的情況,包括但不限於盤活部分流動性較差的資產,以資產抵押借款等方式。

  此外,龍力生物還存在對當地其他企業巨額擔保的問題。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尚存對山東賀友集團、山東綠健生物技術、山東泉林紙業等13家公司的對外擔保總額高達10.5654億元。

  該公司半年報显示,山東泉林紙業、山東綠健生物等公司也為龍力生物進行了1000萬元至5000萬元不等的多筆借款擔保。

  熟悉當地情況的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互保”現象在山東民企間較為常見。

  大同證券的這筆信用貸,在龍力生物此前的財務報表上竟無蹤跡。龍力生物後來才發現,財務未將該筆信託入賬,前期賬戶處理及其內部控制可能存在一定錯報風險。

  當事各方對於龍力生物到底發生了什麼語焉不詳。接近事件的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龍力生物在流動性管理上的問題是顯而易見的,但是背後有什麼問題,目前不清楚。

  事實上,龍力生物實際控制人程少博一共持有龍力生物18.402%股份,其中18.401%都處於質押狀態,股權質押比例高達99.99%。

  三季報前,龍力生物突換審計師更是增加了市場的疑慮。2017年9月22日公告稱,將原審計機構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更換為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聘期一年。

  出路在哪裡

  木糖醇的市場容量很小,全球範圍內局限在數百億元規模以內。環保風暴和供給側改革之後,小廠關閉,國內木糖醇行業裏面剩下四五家龍頭公司雖然能夠維持正向現金流,但是依然是勉力維持的水平。

  丹麥的丹尼斯克佔據了全球木糖醇市場的70%。接近行業的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只有在丹尼斯克定期停工檢修期間,其他公司才會出現量價齊升的局面。

  木糖醇行業的日子並不好過。近年來,綠箭口香糖市場大幅下滑,噹噹網CEO李國慶曾發表觀點稱,口香糖以往的消費場景是超市收銀台,而現在人們在等候時都在看微信、刷朋友圈。

  龍力生物的主業高度依賴政府補貼,在2016年報中披露當年政府補助3179.7427萬元,占利潤總額比例22.57%。

  龍力生物管理層極力想改變這種處境,例如其參股的公司嘗試建立石墨稀的生產線等。《財經》記者獲悉,龍力生物也一直在尋求大健康產業上下游的外延併購,但整合始終不易。下游的保健品行業需要很強的營銷能力和品牌渠道,傳統的原材料企業很難向下延伸。

  2016年末,龍力生物的長期借款從4000萬元激增至6億元,融資來源主要是方正東亞信託、中糧信託,以及銀行和私募等,部分融資以股權做質押。到2017年三季度末,這一数字擴大到了7.4261億元。

  也在2016年那一年,龍力生物併購了快雲科技和兆榮聯合兩家互聯網公司,進入数字營銷和數據發行行業。這起併購是成功的,因為二者在合併后的當年分別實現凈利潤5314.05萬元和4444.26萬元,貢獻了年報的大部分利潤。

  如今,龍力生物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中,擬收購的標的公司仍然是互聯網營銷公司,早已於2017年11月28日停牌,停牌前股價8.74元,原計劃停牌時間不超過1個月,現在公告繼續停牌中。

  據了解,大同證券的資管計劃給予龍力生物的借款是一筆信用貸。“我們也很納悶,當時看到生產經營正常,財務數據良好,還款能力無虞,才會借款的。”接近大同證券的人士對《財經》記者稱。

  信託貸款合同是由龍力生物和中海信託簽訂的。在大同證券的這筆借款中,中海信託充當了通道角色。借款由龍力生物大股東、實際控制人程少博承擔連帶責任保證。

  信用貸在近兩年發展迅速,在2017年9月“最嚴”股權質押新規之後更加火爆。信用貸相關的資管產品,通常年化利率在8%-9%左右,像大同證券的同吉9號、同吉10號都是高風險產品。

  《財經》記者從行業里了解到,信用貸經常發生在小上市公司和小券商之間,這些上市公司質地不夠優良,越來越難以從銀行獲得貸款,有一些公司的股權質押也超過紅線。

  在一個名叫聚金融的投融資平台上,《財經》記者搜索到了曾經發布過的龍力生物信用貸2億元的項目,項目簡介中稱利率在9.5%以內,並稱由上市公司暗保。

  解決方案

  2017年12月26日,大同證券官網公告稱,在山東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积極協調下,龍力生物與大同證券已經進行了調解,龍力生物承諾將分期償還全部借款本息。

  接近事件的知情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首筆款項已於2017年12月26日打過來了,包含同吉9號和同吉10號本金的24%,此外包含利息。

  《財經》記者獲悉,按照法院審理結果,一共分六期付款,償還日期分別為:2017年12月26日、2018年2月9日、2018年2月12日、2018年3月15日、2018年3月26日,最後到2018年4月25日止錢全部償還完畢,逾期利息按照合同約定照常支付。

  違約事件發生后,債權方大同證券在第一時間訴諸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中院對此出具了調解書,且已生效。

  2017年12月22日晚間,龍力生物公告稱,因債務違約,承擔連帶責任的公司實控人程少博所持公司股份悉數被上海二中院司法凍結。

  股份被凍結是從2017年12月15日開始的。據悉,這部分股權將在逐步的回款過程中逐步解凍。

  同吉10號將於2018年2月9日到期,目前尚未逾期,也被大同證券要求提前還款。

  “12月26日那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那裡等待首筆款項到賬,錢到賬之後真的是很高興。協議給了龍力生物籌款的時間,雙方各有讓步,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希望後續將按照調解妥善解決。”接近大同證券的人士透露了當時的細節。

  輿論令當事各方壓力倍增,大同證券、陸金所都在違約發生后立即趕赴山東,每天到龍力生物去上門現場催收。 山東、山西等地的證監局亦感受到了壓力,參与到協調解決的過程中。

  接近事件的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當地政府在解決這起債務違約事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近日,國盛證券給投資者的信中寫道,於2016年9月30日設立國盛資管神鷹100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投資於方正東亞龍力生物流動資金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該信託計劃全部資金用於向借款人發放5筆流動資金貸款共1.9941億元。

  國盛證券稱,借款人償還信託計劃貸款本息產生不確定性,已安排人員到達龍力生物,對其持續跟蹤處理。

  國盛證券相關人士始終未就此事回應《財經》記者。

  (本文首刊於2018年1月8日出版的《財經》雜誌)

責任編輯:王萌

推薦閱讀:13.1